追蹤
░ 孤單東路〃6號8樓 ░
關於部落格
人生果然就是不停地戰鬥。
  • 410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榛A】Still























*Still*








他在加入武藏野第ㄧ的棒球隊後,短暫地暗戀了女經理宮下涼音,最後這段感情便在知道了驚人的事實後無疾而終。他確實是心動了沒錯,可是又隱約地知道,自己會這麼做,似乎是想轉移對某樣東西的注意力,只是一直都不願面對、不願承認罷了。
他是個死要面子、自尊心極大的人,寧可把心情壓得死死的,也不想攤牌;對他而言,攤牌跟示弱沒什麼兩樣。


畢業後,他就再也沒見過那個捕手了,連最後對方考上了哪一所學校,他都無從得知。
『我會去唸武藏野第一。』
那時他對著他說。言下之意,就是他會在武藏野等著,等著這個後輩再一次和他搭檔。
但他沒有等到。那個捕手沒有依了他的願望。
他很火大,非常地。火大到很想直接打通電話對那人破口大罵、責備他為何不選擇武藏野。
自尊心使然,他沒有真的撥電話,他繼續等,他不相信他的捕手能如此輕易地離開他。


日子一天天過去,仍然沒有接到任何一通來電、也沒有任何信息。
他常常盯著手機的通訊錄發著愣,只要壓下撥號鍵就可以聽到隆也的聲音了;只要壓下撥號鍵就能取得聯繫了;只要壓下撥號鍵。
可他怎樣都拉不下臉採取主動,這樣簡直像自己沒了隆也就生活一團混亂一樣,什麼嘛最好是。


榛名元希並不曉得,他現在所表現出來的行為,其實就是犯相思。
當然,他死都不會點頭稱是。


++


對浦總合一戰時,眼尖如他,就看見那個好久不見的倔強身影出現在看台的一隅。
你說,那麼遠,憑什麼確定那個人就是隆也?
他堅信自己沒有看錯,他有十足的信心,能夠在雜亂的人群中辨認出那個氣焰和自己不相上下的晚輩。


其實他只是想證明自己而已。
為了走上職棒一途,他努力鞭策自己、比其他隊員更專注於練習,甚至自行加強訓練,然後讓自己懷有堅強的實力,在比賽中大放異彩、光芒萬丈。
別人對他讚譽有加、稱他一聲王牌,這些他通通沒放在眼裡,因為他的捕手搭檔、隆也,從來沒有說過他什麼好處優點,十之八九都是臭著一張臉看著他,連簡單的微笑他都不曾看過,他很不平,非常地。
他認可隆也接球的能力,但隆也從沒表示他認同榛名元希這個投手。至少榛名本身感覺不到。
他需要的沒有那麼多,只要隆也能認同他,這樣就很夠了。


結果他還是只說了一堆不中聽的話,雖然八強賽贏了,他卻幾乎沒有歡樂的情緒。
隆也跟著西浦的隊員離開了,他知道就算追出去也是白費,卻還是追了出去。
榛名元希爛上加爛,這大概是隆也對自己的最新評價吧,他暗自揣測著。
就這麼想和自己劃清界線嗎?他有些懊惱。


後來有段時間,他竟積極地與女性友人密切往來,身邊的伴侶沒多久就換了張新面孔,連頗為友好的秋丸恭平都有點看不下去。
這樣並不能解決問題,他是知道的,對於跟隆也有關的事情,他沒有聰明過;他想不到還有什麼方式,能把隆也的一切從他的心田連根拔除。
他和隆也之間那道巨大又懾人的裂痕,好似沒有填補的可能,而隆也離他越來越遠;隆也的認同,如同奢侈華美的飾物,他買不到、更要不起。


「別自欺欺人了,榛名。」
他聽得出秋丸話中的無奈;他瞭解秋丸都看在眼裡,但他的回答仍是一如往常。
「什麼啊,我是真心誠意的好不好。」
他在秋丸的眼中看見了同情,他沒多說話、自嘲性地勾了勾唇角。
然後直到他從武藏野第一畢業,他再沒見過隆也一面。


隆也的號碼依然靜靜地躺在手機通訊錄裡面,他沒有刪除,亦沒有主動撥叫。


++


幾年後,他如願踏上了職棒之路。
出發前,他發了封短訊給那個捕手,對方依舊沒有回覆他。


來送行的人不多,不過榛名對這點不是那麼在意,有人肯來就不錯了好不好。
登機前,他還是有所留戀地掃視廳內匆忙往來的人們。
果然是沒有啊,他略嫌苦澀地揚了揚嘴角,調頭入了登機門。


秋丸和其他往昔的隊友就地解散,實在有點悵然哪,會有好陣子沒辦法聽到榛名打電話嘮叨一些五四三,感覺就是很不對勁呢。畢竟認識的時間也長,哎哎。
走沒幾步,秋丸揉了揉眼睛確認自己的視力沒有惡化過了頭,是說、站在那兒的,不就是從前榛名整天掛在嘴邊絮絮叨叨的隆也嗎?雖然才見過一次面,但秋丸對自己的記性有相當的自信。
他決定替榛名說點什麼,可走近一看,竟看到對方稍稍泛紅的眼眶。


「...你、在這裡很久了嗎?」
「...不久,他進登機門時,我剛到。」他知道這個人,榛名在高中時的練投捕手。
「你喊一聲他一定會回頭的,他在等你啊。」
他輕輕搖搖頭:「...太遲了。」
秋丸望著阿部的側臉嘆了嘆,怎地總是在錯過?兩個人都太傻,傻得可以。


「你有他的聯絡方式嗎?」秋丸說。
阿部點點頭:「...簡訊上有註明了。」


接著是一段令人窒息的冗長沉默。


「...我可以再耽誤你一點時間嗎?」秋丸先開了口。
「嗯。」
「雖然是我們隊上的事情,不過跟你有點關係,所以我想還是告訴你好了。」
阿部眨了眨眼,等著秋丸接續著往下說。
「不久前,我們球隊辦了次聚會,一方面是敘舊、一方面是為榛名餞別,那時啊--


『我說榛名,幹嘛一個人坐在這裡?今天你是主角欸!去跟大家一起喝嘛!』
榛名抬眼瞟了瞟秋丸,答道:『...剛剛瘋成那個樣子,我現在想靜一靜,你想去就去。』
秋丸愣了幾秒,拉了張椅子坐在榛名身旁,問:『悶悶不樂的,有心事?』
『看得出來?』榛名若有所思地晃了晃手中的酒杯。
『嗯嗯。』秋丸點點頭,『你都快達成自己的理想了,還在胡思亂想個什麼?』
『理想近在眼前,真的就表示已經沒有任何需要悲嘆的事情了嗎?真的是這樣?』榛名直勾勾地盯著秋丸,那眼神熾熱地像要吞噬對方一般。


『別拐彎抹角的,你真正想說的是什麼?』
榛名艱澀地扯出一個不算好看的笑容,輕哼了聲,道:『你從以前,就一副什麼都知道的樣子,就算我沒有明講,你也曉得我的心思。我還覺得自己藏得很好。』
『想說什麼就說出來啊,都幾年的朋友了你在憋什麼?』
榛名瞅著秋丸:『--你明知道我想講什麼。』
秋丸沒有答話,只安靜地望著眼前微慍的榛名元希。


『...你明明知道,講出那個名字會讓我,失控。』他似是有些哽咽。
『過多的酒精燒壞了你的腦袋,你不會失控的;只是你如果喊著那個名字,會更加地想念他、很想很想,我懂。』
榛名失神地灌了口冒著白泡的啤酒。
『隆也他...』他的聲音不穩地顫抖著,『隆也他,是我最大的遺憾。』
『嗯。』秋丸。
『我到現在還是不懂、我就是不懂!為什麼連點解釋都不給我?為什麼?』酒精的催化下,他無法克制地宣洩著自己潰堤的情感,『他就這樣出走了!從我榛名元希的人生當中出走了!對!我現在是已經要完成自己一直以來的目標了,可是!』他痛苦地抱著發疼的頭顱,『...可是、他不在。隆也他,不在這裡啊...』
看著如斯的榛名,秋丸也覺得痛心,可他也沒法做些什麼來平撫榛名的心緒。
平日的意氣風發早已失了蹤跡,現下的榛名像受了重傷的巨獸,脆弱得需要旁人照顧。


秋丸攬著榛名輕拍著,像在安慰小孩似的。
榛名的身軀不住地發著顫,他看見榛名原先乾燥的袖口濕了一片。


--他說,隆也是他最大的遺憾。」
阿部聞言,靜默良久,才緩緩啟嗓:「...他醉得不輕。」


「希望你能稍微和他聯絡一下,好嗎?」
阿部沒有回應。
「那麼、就這樣吧。不好意思耗了你一點時間,我走了,保重哦。」秋丸拍了拍阿部的肩,阿部頜首。
秋丸走後,他呆愣愣地望著航廈外微微飄著細雪的天空,許久。
擺在大衣口袋中的手機,他緊緊握著。


++


「啊、你在睡了嗎?」
「--知道就不要打過來啊!日本是晚上欸!」那人有點生氣。
「我只是想說賽季要結束了,會有一段時間的假,我想回去。」他完全忽略對方勃發的怒氣,自顧自地說。
「那等回來了再說,我要睡了、晚安!」說著就要掛電話。
「欸欸欸等一下等一下!一個禮拜沒通電話你都不會想我噢?這麼無情!」
「我每天很多事情要忙,沒空想你不好意思哦。」話筒的另一頭,那人哼哼。
「你這傢伙!講話還是那麼囂張!」氣結。
「反正你到時知會一聲,我再去等你就是了。」
「...好吧。」他不情願地妥協,「晚安了,隆也。」
通話結束。


他閤上手機,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绽出極度燦爛的笑顏。
時間的粹鍊圓融了他的跋扈,學生時代的高姿態,早在時光洪流的沖蝕下瓦解殆盡。
他想了想,又拿出手機敲敲打打地傳了封簡訊,全然不理會費用問題。


床頭的手機震了震,他不耐煩地坐起身查看。
訊息內文很短,只有三個字:Sweet dream,Takaya.
「--神經病啊榛名元希!!」
他暴怒地將手機扔到一邊,重新蜷起被子讓自己進入休眠狀態。
那個白痴!是要把人給吵醒幾次啊?混帳東西!


++


隆也,我很慶幸,真的很慶幸。
在未來的美好藍圖中,仍舊有你的存在。








FIN。










*小宇宙!*


我自己都覺得有點太長了=_=
這已經是極限中的極限了我=_=
我沒有破萬的實力,可是這應該有破千了吧(思考)
由此可見我真的很愛榛阿(遠目)
打上這篇花了很多時間,不能說是嘔心瀝血,可是我很想把回憶的部分寫好。
至於標題STILL,就直接呼應結尾的那兩句話好了(草率欸你)XDDDDD

至於最後的轉折,老實說是我不想寫(靠咧)
自由想像很不錯啊!(硍)
當然有機會我也想寫寫看(搔頭)
先這樣好了,哎唷太久沒打網誌好多事情要做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