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單東路〃6號8樓 ░
關於部落格
人生果然就是不停地戰鬥。
  • 4025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榛A】Happy Valentine's Day






















*Happy Valentine's Day*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恢復了聯絡,他也已經有點忘記了。
說是聯絡,其實也不過就是簡訊的傳遞而已,而且大部分都是那個人單方面地發送,自己則甚少回覆。
發簡訊有個好處,就是可以避免尷尬,因為看不到彼此的臉、也聽不見對方的聲音,就算言語用得再激烈,殺傷力都不會有面對面來得高,這樣很好,他想。


後來,那個人來電了。老實說他有些詫異,有種微妙的平衡瓦解了一樣。
他瞪著振動的手機瞪了一陣,猶豫了幾許才按下接聽鍵,那人喊著自己名字的語氣依舊。


「隆——也——!」
「...什麼事?」拖個長音作什麼,真是。
「你幹嘛過那麼久才接起來?不想接嗎?」他劈頭就質問。
「...一半一半。」是有點不太想接,因為那樣飛揚的語氣總是讓自己聽得有些火大,莫名地。
「什麼啊你!算了算了。我是想問你、畢業了,有想搬出去住嗎?」
「這種事情還用得著打電話啊?平常不都傳個簡訊了事?而且,我要不要搬出去住跟你有關係嗎?」
「這件事情很重要!所以你是有沒有要搬出去?」
阿部忖度了下,答道:「...是有考慮。」
「那這樣來我這裡住吧!房租就平攤!」他講得一副理所當然。
阿部幾乎可以想像榛名元希在話筒另一頭笑容燦爛的樣子,很陽光、卻又有點欠揍的笑臉。
「等下我把地址什麼傳給你,就這樣決定了!」然後他連反駁的字句都來不及說,對方就截斷了通話。


最後,他確實是跟榛名元希同住在一個屋簷下了。
你問他,為什麼不拒絕?老實說,他也說不出個確切的理由。
他曾經有想開口問說為什麼不找別人偏要找自己,可是總是問到一半,話題就無法繼續下去。
榛名元希這個人給他的印象就是高傲、不容侵犯,反正那種不能忤逆的貴族氣質是很少人會有的就是,只是每每他提問,那樣的意氣風發消失了,只看到一個表情侷促而有些慌亂的男子坐在飯桌對面支支吾吾地難以開口,然後他就放棄了。


榛名元希應該只是想找個人對半平分房租負擔,然後因為有空房間,所以找上了自己。而且榛名元希時常要集訓不在家,實際上跟一個人住沒兩樣,所以無所謂。
這是阿部隆也為「兩人同住」的這件事情所想出來的解釋。其他的他也懶得再多想。


++


他總是不願意回答他的問題,太難以啟齒了。
『好不容易才挽回的,我想要留住,不行嗎?』
這種肉麻告白般的原因他才不想讓隆也知道,雖然這的確是告白沒有錯。


而自從阿部進住後,榛名元希就很少待在自己的房內了。
就連就寢,也都硬是要跟阿部擠在一起。
有次阿部真的忍無可忍,對他破口大罵道:「榛名元希你有自己的房間吧!!」
「啊啊,床板太硬不舒服嘛!隆也的床睡起來比較舒適啊。」他這麼回答。
「——不然這裡給你睡,我去你房間!」說著他就要起身。
「欸欸不行!」他伸手將阿部拽進懷裡,力量大得令人無法掙脫。


「...算了,隨便你。」對方是榛名元希,抵抗必定無效。
「晚安了,隆也。」他的唇輕輕拂過阿部耳際。
搞什麼,好熱。


++


榛名元希一向對什麼節日之類的玩意兒不太熟,也不想去熟。
雖然現在隆也就在他身邊,他卻還是覺得生活少了點什麼,嗯、應該是那個,就是所謂的情調。
然後他變得會注意一些有的沒的流行事物,不管是美食還是什麼都好,看到不錯的就會拖著阿部一起去嚐鮮。
即使阿部屢次回到家就開始碎碎唸道根本沒必要白花錢之類的抱怨,可是在過程中那抹微微揚起的弧度,榛名是不會錯過、也不可能錯過的。
他很滿意這樣的生活,集訓讓自己很忙碌,可是有棒球、有隆也,這樣,很夠了。


他記住了幾個特殊的日子。
好比說隆也的生日,以往他總是搞不清楚到底是十二月十一日還是十一月十二日,現在他記得清清楚楚。
本來,二月十四日對於榛名元希而言就只是二月十四日,沒什麼好特別的。
但現下不同了,身邊,有個隆也呢。


「...你發什麼神經會買巧克力回來?」阿部挑著眉,不信任地問道。榛名元希中邪了是嗎?
「隆也。」他一屁股坐上沙發,笑得很開心,「是二月十四日呢!」
阿部仍然一臉狐疑地盯著他,事實上,對於節日這種東西,阿部比榛名更沒有神經。
「二月十四日,是情人節啊隆也。」他望著面帶懷疑的阿部,微笑未褪。
「你——!?」呃?他是在感動個什麼勁?雖然只有一點點。
「情人節快樂,隆也。」他笑得更開懷了。


他傻愣愣地看著包裝精美的巧克力許久,好陣子說不出話來。
「...是哦,謝謝。可是、我沒有準備對不起噢。」奇怪?自己幹嘛要道歉?
「有什麼關係?反正你要全部吃掉就對了!」榛名愉悅地搶過遙控器開始胡亂地轉換頻道。
阿部眨了眨眼,覺得自己好像應該說點什麼,除了道謝之外的話。
「嗯。你也、情人節快樂,元希。」
嘖嘖,講起來彆口極了,太久沒用了這個稱謂。
自從恢復了聯繫,他對榛名總是用「欸」、「喂」、「你」這些代詞,突然這樣一說,反倒有些不習慣呢。


他感覺自己的眼眶似乎正發著熱,他要的真的不多,就是這麼簡單。
他手一伸將阿部攬過輕輕摟在懷抱中,沒說什麼。
手指依然漫無目的地在遙控器上敲打著。


唇邊,是四十五度角的溫柔上揚。








FIN。









*小宇宙*


--我真的不曉得我在幹嘛了=_=(默)
這篇到底什麼鬼東西跟我一開始想的完全就是脫節(抱頭)
我好想哭(默)
有不合邏輯的地方也請忽略(靠)
不管啦我只是想寫同棲(劃圈)
可是我覺得這樣的榛阿很可愛其實(只有你覺得吧=_=)
XDDDDDDDDDDDDDDDD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