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孤單東路〃6號8樓 ░
關於部落格
人生果然就是不停地戰鬥。
  • 404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榛A】Promise






















*Promise*








01.

許多個夜晚,他總會半臥在偌大的雙人床上,一個人盯著手機發楞。
還是一點消息也沒有,他頗為喪氣地將頭埋進雙膝間,這次、真的走到盡頭了嗎?
啊啊,也是,大洋兩端的迥異國度,恰似他和他的心一般,再沒契合的可能。
消沉了一陣,下意識地,他又撥了那個熟悉的號碼。


02.

他仍然無法戒除同秋丸絮絮叨叨的習慣。除了這個相識多年的好友之外,他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人,能夠聽他說說話,聊聊最近的生活,跟他談談、那縷縈繞心頭的情思。


他告訴秋丸,他很想隆也,很想很想,秋丸只回了他一句我都知道。
他告訴秋丸,他很想隆也,真的很想,秋丸只應了他句我懂。
他告訴秋丸,他很想隆也,非常地想,秋丸叫他什麼都別思考,先好好睡一覺再說。
他告訴秋丸,他很想隆也,想到快發瘋,秋丸只告訴他,好好地拿下比賽比較實際。
他告訴秋丸,他很想隆也,好想聽隆也的聲音,這次秋丸嘆了口氣,回答道:「榛名,難道自尊比較重要嗎?從以前我就搞不懂你這點。」


然後通話結束,落地窗外的夜景璀璨奪目,他卻沒有任何觀景的興致。
好看的臉容痛苦地扭曲,寬敞的屋內,迴盪著細碎的嗚咽。


之後的生活根本不算是生活,即使連勝為他在球壇的地位奠基,面對攝影機,他也依然是那副職業性笑容,拿著遞上來的麥克風,一次又一次地重覆相同的話。
他只能不停地贏球、再贏球,著魔般地催眠自己,以為這樣就能麻痺什麼。
別人走不進他的心,他也從未想過,要在異地對哪個人卸下心防。


當時,他真的以為人生就這樣了。


03.

通常沒有比賽的時候,他不會設定鬧鐘,幹什麼讓自己跟個工作狂一樣有規律的作息。
扔在一邊的手機響了很久,他連來電顯示都沒看就接了起來說了聲hello,來電者好一陣子沒有出聲,他也覺得納悶,正想掛電話時,那人慢條斯理地開口了。


「--你過得好嗎?」
不用看顯示也聽得出來,這個聲音,他怎樣都不可能認錯、更別說是忘記了聲音的主人。
多少個午夜夢迴,他夢囈般地喃著那個名字直到沉沉睡去,但他是榛名元希,決不輕易低頭、也從不示弱,所以他並不曉得,原來放下身段是那麼地困難。
後來他想起了那人在初中時低頭懇求他的樣子,明明也是不服輸的個性,到底是拋棄了多少面子和尊嚴,才能做到那樣?而自己竟甩都不甩地踐踏了對方的一番誠意。
現在他有點懂了,為什麼他和他之間,感情的立基點是那樣地脆弱傾頹,因為他不懂得珍惜;他不懂得把握自己所擁有的一切,最後換來的只是無限的懊悔。


他握著手機一言不發,是的,他害怕。
他害怕真的將那名字給喊出口,會讓自己失去控制,卻找不到任何宣洩的場所。


「你過得好嗎?元希。」那人又問一次,這次加上了久違的親暱稱謂。
隆也。隆也隆也隆也。他的眼眶泛起一陣陣酸澀。
「--隆也。」也字一出口,他的視線模糊了一片,積壓已久的澎湃感情,在此刻全潰了堤。


04.

他清楚地聽到隆也告訴他,還沒結束。
他清楚地聽到隆也告訴他,短暫的分離是彼此扶持的開始。
他清楚地聽到隆也對他說,愛。
他幾乎能夠想見隆也的雙頰上染上兩朵紅雲的彆扭模樣。
他說,我也是哦隆也,一直都是,一直。
他綻出了好看的笑顏,也笑落了滿溢的淚水。


此後,他沒有一天是不打越洋電話回日本的。
『隆也,你在睡了嗎?』
『隆也,你現在很忙嗎?』
『我只是想聽聽隆也說話的聲音而已。』
『隆也,你今天有沒有想我?』
『隆也你,會不會來?』
--榛名元希你都二十好幾的大人了別表現得跟個需要人照顧的幼稚園小孩一樣好嗎?話筒另一端的人好多次險些衝口而出,最後話才到喉頭卻又無可奈何地吞了回去。
他和他,已經沒有多少時間再蹉跎了,受傷的心都需要彼此的包容,他這麼告訴自己。


05.

「我被調派到你們那裏工作。」一年過去,他給榛名捎來這樣的訊息。
確定了時間和其他相關事宜,榛名馬上推掉了當天早已排定的行程,這種時候誰還管那些五四三啊?
而在直接面對多年不見的隆也時,那些他曾經百般推演的應對情況全被拋諸腦後。
還有什麼比得上確實擁有的真實感?懷中不屬於自己的熱流一波波傳來,蔓延的熱感,不斷地刺激著他的淚腺。
隆也,我很慶幸,你一直都在。
阿部輕輕回擁著那個高大的投手,在榛名看不見的地方,悄悄地揚起了單薄的唇角。
好久不見,元希。


那天晚上激情過後,他在榛名厚實的胸膛淺寐著,後者有力的左臂輕輕攬在他的腰際。
「...我說隆也,你就住下來吧。」他輕搔著懷中人柔軟的黑髮。
阿部眨了眨眼:「我考慮。」
「哎哎,不用考慮了,我說住下來。」他攬緊了阿部略瘦的身子。
「...隨你吧。」他放棄抵抗,對方可是榛名元希呢,「哪元希,等你退休之後、也存夠了錢,我們去歐洲好嗎?」他把玩著榛名稍長的髮。
「那麼久之後的事。」榛名笑了笑,隆也還真是有點可愛啊,「不過隆也在的話,去哪裡都好。」
--什麼時候說話那麼噁心肉麻了?他不動聲色地蹙了蹙眉。
「嘛,這種事以後再談吧,反正多的是時間。晚安了,隆也。」他吻了吻阿部的前額。
「Sweet dreams,Motoki.」榛名露出會心的微笑。


06.

又過了幾年,榛名元希宣佈退隱,為所屬的球隊留下了顯赫的戰績。
才轉入職業不久,之後又如旋風般地退出,此舉引來各界一陣討論,記者議論紛紛地猜測著箇中原因,什麼女人啦、重傷啦一堆亂七八糟又毫無根據的荒唐臆測,他連反駁都懶得去做,只說了句自由心證便想快點結束這次的聲明。
有時候,只是一句話,也可以興起滔天巨浪。


「難不成是那個、隆也?」


雖然會場很吵,但唯獨這句話,他可以用他的人格擔保,他絕對沒有聽錯。
榛名元希是個不拘小節的人,就算知道自己成為了名人、就算會成為大眾矚目的焦點,他仍是不以為意地我行我素,什麼跟拍醜聞的要登就讓他登,他只要投他的球、過他的生活就好,怎樣都無所謂。
只是他不了解,到底哪家報社那麼幹練,連隆也的事都給挖出來了?不過也不能全把責任怪罪到別人頭上,自己怎麼會毫無警覺也是個問題。


「...我說你們。」他奪過記者手持的麥克風,沉聲道:「我是不介意你們用之前那幾個女人為我退出的理由加油添醋充版面,反正和我八竿子打不著關係,但是--」他臉色一暗,學生時代的性格竟不經意地顯露出來,「要敢針對隆也寫些有的沒的、拿隆也大作文章,我們就走著瞧!」
說完,他胡亂把麥克風往記者手裡一塞,還惡狠狠地白了記者群一眼,就掉頭離開了會場,而經紀人替榛名作完簡單的道歉後,也慌亂地尾隨其後離去。


事後回到家,看過直播的阿部追著他就是一陣打。
「榛名元希你這個白痴!」他用力地將一邊的抱枕摔到榛名臉上,憤恨不平地,「你是看過有人在記者會上那樣講話的噢?!難道你想跟全國的媒體為敵是不是啊!?笨蛋!」
「--我不想隆也你淪為那些狗仔記者的題材好不好!」榛名也氣沖沖地吼了回去,「我才不管媒體愛怎麼寫我,重點是我不爽他們拿你的事情出來渲染!有種就來接我的球試試,不敢就要他們閉嘴!」
「...你實在是...」阿部疲倦地捂著臉,這傢伙說話前到底有沒有先用大腦思考一下啊?都幾歲的大人了還這麼衝動。
「哎呀隆也,這件事一點都不重要啦。」他抱過阿部,稜角分明的下顎抵在阿部的頸間,「明天,陪我去個地方好不好?」
「--明天我就上頭條了啦!」
「明天我就不是公眾人物了啊。」榛名元希壓根沒在聽,「隆也你一定得答應我,不然、你今天晚上就不用想好好睡了!」
--是說你哪天讓我好好睡過一覺了榛名元希?
阿部臉上掛滿了黑線,就算運動員的體力再好,他也不相信可以好到那種程度,騙他阿部隆也沒當過運動員啊?那麼不知節制到底是哪來的旺盛精力啊?何況自己已經不打棒球了,難道就不能為他一個普通的上班族著想一下嗎?哎哎。
話又說回來,其實就算自己答應了榛名的要求,一樣是不能安穩地睡上一覺啊,阿部無奈地想。


07.

隔天,他仍舊得拖著疲憊的身子陪榛名元希出門。
一路上,榛名一直緊緊牽著他的手,可是並沒有多少人對他們指指點點,眼神瞟過來的樣子貌似早已習慣了似的。
本來他以為自己會對這裡的所有感到不適應,現在感覺起來並不是那麼回事了。


「...你不覺得兩個大男人到這種地方很奇怪嗎?」阿部不自在地死瞪著環伺的首飾,頗不舒服的。
「隆也,戒指買素一點的款式好嗎?」榛名充耳不聞地問道。
「啊?為什麼突然要買戒指?」阿部滿臉的不解,這次又哪根筋不對了?
「到時候再告訴你。」他回頭對阿部笑了笑,又轉向了店員。
阿部沒有追問什麼,反正這傢伙總是不按牌理出牌,這件事他也沒有特別記掛在心上。


後來從店裡取回了戒指,榛名興沖沖地衝進臥室像發現新大陸似地,是說,不過就是兩枚戒指,那麼興奮是怎麼回事?阿部皺著眉,看著打擾自己工作的榛名元希。
「隆也,你不是問過我,為什麼要買戒指?」他拉著依然坐在電腦桌前的阿部坐到了床沿,「我覺得,以後如果有那樣的機會和環境,我們還是可以偶爾傳接球、重溫往日的時光。」他頓了頓,「可是我退休了,從此我不再是投手,而隆也你早不是捕手了,投捕並不是我們之間唯一的關係。」
阿部只眨了眨眼,等待榛名接續著往下說。
「所以我決定買對戒是有意義的喔。」他打開精緻的盒子,小心翼翼地取出其中一只,將那只刻有自己名字的銀戒套至阿部的長指,「我呢,把我榛名元希未來的人生,交給隆也。」說著,又將刻有Takaya的另一只戒遞到阿部面前,「而隆也你,把你一生的幸福都交在我手中,是不是很有意義?」他笑得像個天真無邪的孩子般。


阿部好長一段時間都說不出話來,為什麼、榛名元希就是有辦法把自己惹哭?
他極力克制即將落淚的衝動,執起榛名的大手替他戴上,然後一頭埋進榛名寬大又溫暖的懷抱中。
要和誰共度一生這種事情,阿部從來沒有想過。至於為什麼又和榛名元希走到了一起,他也已經想不起來最初的理由了;其實要不是榛名往日的搭檔在機場對他說了那些話,他可能永遠不會有想撥電話的念頭,也永遠不會去想,未來是不是有一天能夠再見面,而那樣的分道揚鑣,就會成為他和他之間,緣分的終點。
最初的動機是什麼,現在就算不記得,也都不重要了,因為,已經不需要那些理由了。


這副對戒,代表著他們的關係不只侷限在投捕、在肉體的依存;更代表著彼此的承諾、和強勁無比的羈絆。


榛名輕輕摟著阿部,面上那燦爛的微笑未褪。
阿部沒有抬首,如果現在看到榛名元希的臉,他肯定會沒辦法正常呼吸;他用力扯著榛名的前襟,覺得整個人燥熱得快要燒起來了。
榛名收緊了環抱的雙臂,看看懷中人發紅的耳根,又看看左手上那枚阿部親手戴上的銀戒,他笑得更開懷了。


哪、隆也,很高興我沒有錯過你,真的很高興。








FIN。











*小宇宙*


我只能說這根本是大工程=_=(誤)XDDDDDD
在發文的過程中一直被卡,簡單來說就是斷斷續續的發,害我心情很差。
而且榛名元希你也太溫柔了吧=_=(默)
我告訴你,如果連載你不給我行為端正一點(?),我就要倒戈七組(靠)XDDDDD
是說還有文沒發,以後會找時間。
有微性描寫的我一定會上鎖哈哈哈XDDDDDD(巴頭)

其實這篇是根據我寫自爽用的某破萬走向崩壞的榛阿所節錄修改的XDDDDD
沒想到這樣的外篇意外合適XDDDDD
我本來沒有打算讓阿部去的說(硍),後來覺得還是想讓他們好好團圓。
你看榛名元希我對你多好,王八蛋(喂)X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