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單東路〃6號8樓 ░
關於部落格
人生果然就是不停地戰鬥。
  • 4025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WHY DO I LOVE YOU ?


WHY  DO  I  LOVE  YOU  ?

不知道是什麼力量的驅使,我將它從書堆中抽了出來,封面早已損壞的不像樣了,翻開,裡邊簽著自己的名字--不,應該不算是名字...算代號吧?這簽名帶著稚氣、字跡還潦草的有些好笑。

  
自從成為書人,就有了“紀錄”的習慣。

沒錯,是本日記,看來是當時待在黑教團兼任驅魔師時所寫的。
我搖搖頭,苦笑,有些不太想想起、甚至是快抹平的傷痛,竟漸漸擴大成另一種無言的心酸,雖然抗拒著,可下意識地仍翻過扉頁從頭讀起。


我們雖是旁觀者,可是,時間的洪流還是淹沒了每個人,就連書人也不例外,不是麼?
 

記得第一次見到你時,你態度高傲、看上去似乎是眉頭深鎖,連握個手都有些不屑,老實說我很納悶,像我們這種年紀的孩子應該都要很快樂、很活潑,可是你不一樣,好似背負著什麼沉重的包袱。

有幾次我想同你聊天,但你不是不回答,就是抽出手邊的刀威脅我要我住口。你不講理、你冷淡、你孤傲,算來算去其實根本沒什麼優點,可是──我卻被這樣的你所吸引。

對於你,那種感覺是慢慢擴大的,並隨著時間流逝而慢慢茁壯。

我想要了解你,所以我丟了好多問題給你,希望你給我答案,可你總是以“你很吵”或者“你去死”代替那些答覆。

為什麼不讓人看清你?為什麼要拒人於千里之外?為什麼要為自己築起高牆?為什麼不讓我了解你、分擔你的一切?為什麼?

書人不需要有心。可後來我卻發現,我還有一顆活著的心,裡面裝著的,是一種叫做“愛”的情感,是你讓我察覺到它的存在,我希望你能感受並且接納它,但你百般地拒絕,說你不需要,可是,你真的不需要麼?

 

在別人眼裡,也許我是死纏爛打、我是過度熱情,可我管不著別人怎麼想,只期望能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你不要再逃避、不要再推辭;如果你為了躲我,所以走得遠遠的,沒關係你儘管走遠,就算你已超越我一大段距離,我仍會向前進,奔向你的所在,然後我會不顧一切的抓住你的那雙手,再也不放開。

 

曾經以為就快要搆著你了,但那次的任務埋葬了一切。

很像紅花綻放,鮮血四濺著,當我回神時,你已氣若遊絲地倒臥在血泊中,口中仍不斷溢出血來。

思緒亂到了極點:剛剛是你保護了我?你是為了救我?反了!不應該是這樣的!總部有派支援來你為什麼不求救?你為什麼要自己一個人奮戰?你這樣很傻!很傻啊!你...

我輕輕地將你扶起,你披散著長髮,臉色蒼白如紙,眼神不再陰鷲、深沉,而是迷濛的,咬了咬下嘴唇你仍不發一語,緩緩將眼光移到我身上,我對上了你那如寒星般的雙眼,低聲道

「你會沒事的。我們...」

  
話未完,你已閤上了眼,身子一軟、呼吸也跟著停止──死亡。

  
我瞪著你久久無法言語,好像有什麼在拉扯著我的心,直要將它撕裂似的。爾後,我默默將你放下,忍住悲痛,轉身投入戰局。

  
我只是一個勁的消滅、消滅、再消滅,沒有心情再去算到底殺死多少惡魔多少敵人,可以說是機械式的屠殺,你們全都該死、全都不該存在、你們...

結束後,那畫面血腥的嚇人,收回了武器,走向身後的你,小心翼翼地將你抱起,明明就知道這已成為事實,還可笑的催眠自己:你只是睡著了,睡的很熟很熟而已...其實自己也一樣是個傻瓜

 

一同回總部後,同仁們將你帶走說是要作處理修飾,留我下來報告結果。

  
團眾不只失去一位優秀的驅魔師,對驅魔師而言,更是失去了一位值得信任的夥伴哪。消息傳回來的那幾天,團眾都十分難過,其中也包括白髮少年以及黑髮少女,其實,你真的不孤獨的。


依照規定,你必須被火化。我看著棺木在烈火中被燃燒,直到化為灰燼、碎屑、再也無法組合,當時我才真正意識到,你走了,再也不會回來了。我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將它握緊後又放鬆──我居然沒法抓住你!我竟然留不住你!我居然讓你用這種方式離開我!


視線開始模糊了,啊啊,原來,人是很脆弱的哪。

之後沒多久,書翁告訴我「該離開這裡了。」我也沒有異議,整理了簡便的行李預備啟程,走在總部的長廊上,這裡和那裡都充滿回憶,途中經過了你先前待過的房間,裡面只擺放著簡單的家具,東西都還在,一切都很好,只是,你不在了。我在房門口呆立了許久,竟還傻傻地想著,想著你會一如往常地從房內走出來、一如往常地以“六幻伺候”代替一聲早安,我從來沒想過,你會就這樣出走我的世界。

「還站在這作什麼?走了。」書翁在前頭催促著,邁開步伐,我要離開了。

後來的我們,四處遊歷。而對於你的死,我已能釋懷,但我無法不去想你──你的身影是那樣在長廊穿梭、你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你的不擅言詞、你的...你的一切,我都...

 

「別再想他了,你不應該擁有這些情感,你該...學會遺忘。」

 

書翁這麼告訴我,我只是報以淺笑不作任何回應。

我怎麼能不想?我怎麼能忘掉?如果這份愛太過於刻骨銘心,我又如何能忘懷?我不該擁有?已經沒有了!在你走的那一天,就已經沒有了!火焰將你啃蝕殆盡的那個當下,那名為“愛”的東西,就已隨著你的消失而消逝,連“心”都被帶走了。

++

我將日記閱覽完畢,嘴角勾起一抹笑,是苦澀的笑容。抬首望向窗外,思索著,啊啊...雖然這樣有些突然...

「老頭,我想回去。」我看見書翁不悅地瞪視著我
「臭小鬼,別沒大沒小的!你說...你想回去哪?」
「總部。」我簡短地答道

登時,書翁是愣住了,他深深地望著我沉默了好一陣子,才緩緩開口道 「...想回去探視他是麼?」我點了點頭,用祈望的眼神看著他

「...好吧。」嘆了口氣,他答應了。
「謝謝。」道謝後,我便回房收拾了一下,於是,我要回去了,回到那充滿回憶的地方。

++
 
「他在...本部後方的樹林中。」年輕科學家推了推眼鏡這麼回答道,我向他點頭行禮後,便步出司令室,用最快速度穿越長廊、進入那林子中,找尋他的蹤跡。

 

那碑,直挺挺地立在那,我蹲了下來,手撫上了那石碑,冰冷的溫度傳至手心,悲傷的情緒一圈一圈將我包圍,於是乎,我啟嗓道「...哪,阿優,我回來了唷。你有沒有想我呀?我知道你一定會說沒有,可是,我好想你,好想好想...我...」我感到整個人無力地頹坐在地上,淚水決堤,原來原來,自己是如此思念你。

我已看不清前方,一層水霧矇上了我的眼。但...那是幻覺麼?依稀中,我好像看見了你,那高高束著的馬尾隨風擺動,衣擺輕飄著,手中仍握著愛刀,眼神依舊銳利,不同的是,嘴邊竟帶著淺淺的、難以察覺的笑──啊啊,是錯覺也好,至少在那一瞬間,我覺得好真實,那是你!我試著讓自己相信,然後我再開口,低聲道「...阿優,我決定了,往後每年的這一天,我都會回來這裡,你還記得今天是個什麼樣的日子麼?」

我知道自己的眼眶還泛著淚,舉起微顫的手,我親吻了指尖,再將它印上你的碑,帶著鼻音,我自答道:
「今天...在好幾年前的今天,是我們倆第一次相遇的日子...你還記得麼?阿優...」



>>今生我讓你走了,這一次我沒有好好把握,來世,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再對你承諾,我會說:之前我沒有好好將你抓緊,而現在我有幸能再一次擁抱你,我將再也不會放開你、再也不會讓你離我而去。<<

                     
{END}
                                                                           
(算是)後記(的東西)囧↓

哼哼哼哈哈哈(笑屁?)

根本就是廢文嘛(菸)

其實廢歸廢俺也醞釀了好久囧|||

修改了好多次~其實本來根本沒那麼多字(毆)

其實以前就寫過很多不過只有這一篇比較能看所以放上來XD

以前那些都好芭樂嘎嘎嘎(搧風)

有些東西需要解釋一下↓↓

關於標題:WHY DO I LOVE YOU?

其實是歌名啦(菸)

如果照翻譯就是:我為什麼愛你?

阿不過官方翻譯是:情為何物?

以前寫芭樂小說的時候都很喜歡用歌名來當標題~因為配起來的感覺就好棒好棒~而歌曲本身就是一篇文章、一部小說的架構所以愛用XD

至於人稱我喜歡用第一人稱來寫,我喜歡感同身受的感覺(好鳥的說法囧)

這種悲文俺寫多了(屁)

結果都被看過的同學罵:你幹嘛這樣子寫啊?你有病啊?囧

寫悲文就叫有病?我的天哪囧|||

因為這個世界並不美好哪!(搧風)

拉神文真好發揮XD 因為阿優這種個性就是早死(毆)阿既然是這種個性的話能寫的悲文就多到可以嘎嘎嘎XD 我喜歡描寫痛失所愛的心境=ˇ=說穿了其實真的是變態又有病囧|||

哈哈哈(默)

我就不能正經的寫一篇後記麼(嘆)

好啦就這樣(嗯?)

俺獻醜啦!(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