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孤單東路〃6號8樓 ░
關於部落格
人生果然就是不停地戰鬥。
  • 4072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Ziall】Imagine.

 



Imagine by Tone Damli ft. Eric Saade
Please, 點開他會跳出新視窗
請讓他當您現在的BGM唷:) x(?)



這樣下去是不行的,他煩躁地在飯店的房間內搔抓著垂散的額前髮;自從被挑選出來組成團體之後,幾乎每天每天都在一起工作,吃喝玩樂什麼的都在一起,就這樣過了快兩年──他覺得已經快藏不下去了,那個男孩的一切、像是要逼得他發瘋般,讓他走投無路。
他沒有承認過自己是同性戀,但是他曾表示、在過去他確實也覺得男性對自己而言是有吸引力的,他以為這只是年少輕狂、一時摸不清自己性向時會有的想法,結果當然是大錯特錯、小覷了這顆種子的威力;當意識到自己的目光離不開那個愛爾蘭人的時候,滿腹的感情已經近乎一發不可收拾了,他需要很努力、費盡心思才能控制自己。
他沉浸在自己混亂的思緒中,直到門鈴聲響起,才將他拉回現實世界。

他起身對著鏡子簡單整理了一下儀容,前去應門,但一開門-噢,說實話他現在並不想見到這個人,讓他無法靜下心來的源頭、團裡唯一的愛爾蘭人。
「Zayn!」熟悉的愛爾蘭腔響起,另外附帶一抹燦爛的微笑。
「What’s up Niall?」他問,然後也不自禁地唇角上揚,it’s definitely Niall’s Irish power、他在內心嘀咕著,當Niall滿臉笑容的時候,很少有人能夠不跟著笑的。
「半小時之後我們要前往機場、離開澳洲,來double check一下你好了沒而已。」男孩笑著說,「頭髮已經很好看了,等等大廳見囉!」沒等Zayn回應,Niall就蹦蹦跳跳地往電梯間去了。
「…yeah see you.」他對著自己說。

關上門,他貼在門板上吁了口氣;說真的、他很想用力抱住眼前嬌小的愛爾蘭人,就像他們在墨爾本還有威靈頓演唱會的舞台上一樣,他喜歡抱著Niall時、對方的金髮在自己頸間搔癢的感覺,彼此相擁的一切是如此美好,光用想像的、他覺得自己似乎還可以聞到愛爾蘭人身上淡淡的古龍水的味道。
他不否認自己對Niall有某種像是偏執一般的過度保護、Harry早這麼說過了,不只是因為對方的年紀還有身高的關係,他就是放不下、他喜歡看到Niall每天無憂無慮而且快樂的模樣,如此、他就覺得自己的世界似乎也跟著被感染了那種愉悅的氣息,是的、就像他們的第一支單曲的歌詞一樣:You light up my world like nobody else. 沒有人能夠像你一樣、照亮了我的世界。

He just doesn’t even know. 他覺得自己在Niall身邊總是比較自在,他可以完完全全地做他自己;直到現在他還是無法徹底戒菸、但他會盡量少在大家面前抽,對仍然有菸癮的他而言真的很痛苦,不過、很奇怪的是,偶爾想放鬆時他會抽一根解悶、通常都是有Niall陪伴的時候,愛爾蘭人不太會用責備的眼神看著他、也不會多說什麼,只是看著他吞雲吐霧、陪他聊天,就像在加拿大某間餐廳的陽台一樣──…如果是Niall開口要求他戒掉的話,他一定會戒、嗯,just saying。
在北美時為Big Time Rush做開場演唱,他發現自己的眼睛會自動搜尋Niall的位置,有機會的話、便會在舞台上與對方有一定程度的肢體還有眼神接觸,那是他小小的自我滿足;噢、不過Moments的短暫情歌對唱跟共喝一瓶礦泉水的話,是氣氛使然、不是刻意的,吧、他忖度。

「-Oh shit!」
他瞥了瞥時間發現快到了集合的時間,雖然大致上都收好了,但一些電子用品像是手機什麼的都還沒處理,他匆忙地把充電器等拉哩拉雜的東西塞進隨身包包裡,環視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任何貼身物品遺留在房內,才開門離開房間、準備回國。

出了電梯就看見其他人,他還是一眼就看見金髮男孩、Niall as Niall,看起來一直都是那麼輕鬆自在,把玩著他的iPhone、大概是在發推吧;忽地、他察覺到自己似乎一整個半天腦袋裡裝的都是Niall,自覺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不是鼓起勇氣跟對方表白、就是自行解決這種不正常的情感,他需要別的什麼來讓自己分心。
他心不在焉地瀏覽著自己的黑莓機,點到通訊錄裡的某一組號碼,不作二想、手指敲著鍵盤發送簡訊,同時間Niall湊了過來、剛好簡訊送出。
「傳給誰呢?」聽起來像是隨口問問。
「Just a friend.」他聳聳肩答道。

在穿越各個時區的班機上,他戴上耳機讓音樂不間斷地播放,他想要試著不去思考Niall的事情,結果證明了、即使音樂開得再怎麼大聲,也無法把愛爾蘭少年的身影從他的腦中抹去。
Niall 彈吉他的模樣,藍色眼睛閃著微光的模樣,因為一些小事發笑的模樣,唱歌時認真的模樣,提到愛爾蘭時Niall開心的模樣,談到食物時興奮的模樣──單單是想到這些景象而已,無法言喻的情緒暖流,從心口出發漫延他的全身。
當他腦中的影像開始黯淡退去時,他知道自己的精神已經到了極限了,畢竟每一天的行程幾乎都是滿的,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樣的休息時間了,在飛機上也好,總算可以安靜、什麼都不用想地睡上一覺了。

歷經幾番轉機之後,他們終於踏上了熟悉的英國本島。粉絲們熱情地接機,當然了、Eleanor也在其中,Louis很快就認出自家女朋友來,毫不避諱地給了她一個睽違已久的擁抱,哦、Zayn慶幸自己還是睡眼惺忪並且戴了墨鏡,因此完全不受影響;他瞥了瞥一旁的捲髮男孩,發現對方臉上的表情看來是一臉大便、但是在歌迷面前隱藏得很好就是。
他看了看不遠處的Niall,雖然被幾個歌迷包圍了卻好像不是很害怕,他鬆了口氣、這次應該是不需要他過去幫忙了。全團都知道Niall有點幽閉恐懼,對於狹窄、擁擠的空間完全無法忍受,不管是建築物還是太過熱情的女孩們,當他們被人群給圍住的時候,出現在Zayn腦中第一個想法是:確認Niall的情況是否安好;他會在擠得水洩不通的人潮中試圖尋看愛爾蘭少年的蹤跡,天知道如果可能的話,他想待在Niall身邊告訴他不用害怕,他在、大家都在。

在車上,他和Niall兩個人坐在後座,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在長途跋涉、疲憊的情況之下,要找到適當的話題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回去愛爾蘭?」下車後,Zayn問。
「因為機票不好訂,暫時回不去。」
Niall搖搖頭、表情有些落寞,他見狀有些心疼、伸手摸了摸男孩的頭以聊表安慰,即便起不了太大作用。
「但Paul說下禮拜的機票就沒問題了,所以可以回去個兩三天吧!」像是要讓自己打起精神一樣,Niall緊接著這麼說,看在Zayn眼裡卻好似強顏歡笑。

五個人裡面只有Niall一個人來自愛爾蘭,雖然Bradford不算是什麼大都市,跟倫敦什麼的比起來還有點偏鄉感,可對其他四人來說,要回家是相對容易的、比起Niall的話。這次一夥人離家那麼久,Niall又是唯一一個無法馬上回家的,這點實在是…ugh、Niall孤零零一個人待在倫敦的公寓的樣子,光用想像的他就無法忍受,無奈他一點忙都幫不上。
「…Call me, if you feel lonely.」他揉了揉他的金髮。
「I will miss you all anyway!!」Niall邊笑邊給Zayn一個暫別前的擁抱。
-有那麼一秒鐘,他不想放開懷裡的人、他捨不得。
他們說了再見,期待回家休息、兩周後的再相會;那個時候他們就要前往北歐的瑞典,開始錄製歌迷引頸盼望的第二張專輯了。

返家的路途上,他的手機震了震,寄件者顯示為Perrie Little Mix。
沒錯,他需要能夠讓自己分神的人,因此、他隨機在自己的手機電話簿裡找了一組是屬於女性的號碼,送出了簡潔有力的邀約訊息;和女生dating的話,一方面是確認自己的性傾向,一方面也是為了讓自己不要成天想著Niall Horan,他暗自希望這個方法能奏效、希望。
女方在回覆中表示願意和他一起去看電影,他想了想最近有什麼強檔上映,最後決定帶Perrie去看The Avengers,不曉得是否符合女性的味口、不過他也沒多想,檢查了一下約的見面時間及地點,按下了發送鍵。

會和Little Mix的團員有交集,是在2010年回到The X Factor表演時,在後臺認識的;實際上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結緣,就是以小前輩的身分給新的女孩團體一些小建議,讓他們在比賽之路上能夠更順暢些。
當時他就覺得Perrie很可愛、甚至有點喜歡她,然而、對方看中的似乎是Niall,他也不甚在意,反正只是友善的好感而已,女生也不吝嗇地和他們交換了電話,然後就僅止於此、沒有更進一步的接觸。

約會當天,Perrie就和他印象中的一樣,非常美麗的年輕女孩,沒有經過特意打扮、但外型也夠引人注目了;照理來說,普通人和這麼一個有魅力的女孩走在一起,要有心跳加速之類的反應才是正常的吧?-Zayn可以很肯定地說自己的心跳指數正常,也沒有全身發熱,更沒有覺得緊張,就好像這次去看電影是和自己的那一幫老友去是一樣的。
Perrie是非常典型的白人女孩,白皙的肌膚、金色的頭髮、勻稱的身材還有大大的藍色雙眼──Oh holy shit!他瞬間覺得自己找錯人了,剛剛那一剎那,他把眼前的Perrie和某個他極力想要逐出腦海的人給重疊在一起了,他在心中暗罵自己白吃無數次,可是約都約了、絕對不能表現出不耐煩或厭惡;該死的英國紳士教養。
「Are you ok?」Perrie看著Zayn臉上的表情變化無數次,關心卻又有點疑惑地問。
「…Nothing. Let’s go.」他搖頭回答道。

Niall並非像Zayn所想的自己一個人度過休假,在回去愛爾蘭之前,他和朋友出去閒晃、看球賽,甚至還去了JLS的party,一點都不無聊、但還是有些寂寞,畢竟其他四個人都不在,沒有人可以聽他分享最近的所見所聞。
他百無聊賴地開了推特,看看有什麼新鮮事發生,手指在手機螢幕上上下滑動著,然後他看到那個少年的推,推裡提及了別人、一個女孩,說著今晚很有趣下次再約、之類的內容,他點開對話內容,得知兩個人是去看電影。他感覺到胃部一陣不舒服的翻攪,馬上退出推特介面並把手機放到一邊,把自己甩上床瞪著天花板。

-Zayn’s straight. 這是他早就知道的事情不是嗎?既然這樣,看到他和女生出去看電影、不過就是看個電影而已,為什麼他會如此難過、而且還難過到有點想哭呢?
他揉揉眼睛,在臨睡的邊緣邊想著Zayn的事情。他打從心底覺得Zayn就像一件藝術品一樣地讓人驚艷,不論從哪個角度欣賞都是,Niall是個對自己的外表和體態不太有自信的人,所以、這樣的Zayn就成為了他仰慕和崇拜的對象了;而這樣的Zayn在某次訪談中說了:Niall is my idol,除了回應Oh my God my idol idolized me之外,同時他還覺得自己心跳加快、體溫上升了許多,他以為只是自己一時亢奮造成的。

日子久了,他發覺對於Zayn、早就不是最開始單純的羨慕了,有那麼一點其他特別的情愫在這之中發酵壯大,他無法具體言喻,Niall並沒有那麼豐富的戀愛經歷,因此他不知道他對Zayn的感覺還摻雜了一絲愛情的成分、當時的他並不明白這點。
直到前陣子在美國為Big Time Rush做演唱會的開場來賓,唱到Moments的副歌時,他和Zayn不約而同地側首對看,只是被那雙溫暖的棕色眼眸盯著一瞬而已,渾身卻像是被通了電流一般酥麻,他頓時瞭解了那是怎樣的情感;it’s LOVE, absolutely.

-倘若喜歡Zayn這件事被發現了,肯定會破壞大家的關係。他不想讓Zayn討厭他、也不想讓其他三個人覺得他噁心,所以他一直都很小心藏著、表現得與平常無異,可是、說不痛苦是騙人的;在他眼裡,Zayn是如斯完美,再怎麼樣都不會回應他的情感、不論直男與否,對方的選擇都絕對不會是他Niall Horan。他有自知之明,但他也只是個一般人、還是會有感覺的,會哭、會痛心。
他抹了抹臉,發現手上都是淚水,挫敗地砸了舌。
「…How stupid I am anyway.」他咕噥道。
最後,他決定什麼都別再想、把Zayn還有女孩的事情拋諸腦後,梳洗後直接就寢;然而,那天晚上他翻來覆去,花了比平日多了約兩倍的時間,才讓自己進入睡眠狀態。

他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Bradford和家人在一起,真的已經很久沒有回家了,感覺很舒服;不用在意起床之後的模樣,可以很隨性、很居家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差點要忘了這種才真的是正常,那幾乎要殺死人、滿到沒時間可以排的行程,根本不是正常人的人生。
他窩在房間打開電腦,看推特、看新聞,他沒料到不過是個電影約的回推而已,就引來這麼多迴響,從歌迷而來的、還有大眾媒體──…What?! I’m OFFICIALLY with Perrie!? 他瞠大眼睛望著粗體標題愣了許久,幾乎每家報社都看推說故事地引述他跟Perrie的電影推,還說有reliable source表示他們兩人已經dating一陣子了、很樂意公開關係…Seriously, what the fuck is this!?

「…What the hell is going on there?!」他不可置信地低呼。
Zayn不可否認,當天他確實度過了算是愉快的夜晚,The Avengers是部整體而言還不錯的電影、而且也很有趣,全場笑聲不斷、雖然女生覺得無聊,晚餐時也很有話聊,所以他才覺得像這樣的純友誼之約可以多幾次沒關係…對Perrie感到有些抱歉的是,他好幾次都險些將她認成Niall、幸好及時回神才沒有釀成誤解。
「-Try my best to spend time with her!?」讀到這句,他驚訝地瞠目,「Thank you very much I’m in Bradford RIGHT NOW OKAY!?」
明明他和Perrie兩個人都沒有對這件事情有任何的表示,新聞媒體、雜誌社報社就一窩蜂地「幫」他們承認了關係,他暴躁地抓了抓一頭亂髮、有些無所適從,爾後他開了Facebook頁面,簡短地發了澄清發言、要大家別相信流言,之後就關了電腦重新躺回床上,生著莫名其妙的悶氣。

“Zayn and Perrie” is trending on Twitter. 他微微皺著眉頭點了trend、即使覺得刺眼,也抵不住想要看的欲望,更新的速度快得超乎想像,內容大部分都是在說Zayn and Perrie are an item,或是They were apparently spotted in London之類的。
「…Shit.」酸上鼻頭,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看下去了,旋即將畫面跳回個人介面。
-沒有照片為證,但單靠想像的就覺得痛苦得無法呼吸。他有一種被背叛的感覺,因為混血少年從來沒有提過原來他心有所屬,being mysterious as usual…但是話又說回來,他也不能要求Zayn什麼都要告訴他,他沒有立場提出這種要求、never。

吸了吸鼻子,他想到明天要搭機回愛爾蘭了,懷抱著雀躍又消沉的矛盾心情,有氣無力地開始著手打包;通常他們彼此會在分別之後傳簡訊,但這次Niall沒多餘的心力做這件事,能越快離開英國越好,他希望回到Mullingar後,這種針扎的痛心感會稍微減輕一些。

Zayn呆望著手機很久了、卻一點動靜也沒有。這次的兩周休假很奇怪,到現在已經一個禮拜了,來自Niall的簡訊他一封都沒收到,Liam、Louis還有正要從洛杉磯回來的Harry都有傳,唯獨Niall沒有,以往最先動作的都是那個活潑的愛爾蘭男孩的啊…
龐大的空虛感籠罩著,他胡亂地刷著推特還有其他網站,然後跳出了那張照片。
很明顯是Niall在家鄉party hard的照片,照片裡的女孩非常漂亮、旁邊是微醺的Niall,相片中的男孩摟著秀麗的女孩、親吻對方的臉頰,不是嘴唇、只是臉頰爾爾──…
「…Da fuq…」他忍不住地出口成髒,慶幸是在家裡。

他和Niall將彼此看做最好的朋友,尤其是Niall,有很多事情Niall不一定會找Daddy Direction Liam,他會選擇找Zayn一起討論、特別是當愛爾蘭人覺得自己戀愛了的時候,他不記得最近Niall有找他聊過感情問題;他對照片中的女孩一無所知,卻沒來由地心生妒火,他理當不能要求Niall也跟他一樣要成為雙性戀或同性戀、or whatever,愛爾蘭少年有和任何人dating的權利。
-他承認他就是幼稚,現階段沒想過告白、但還是像個笨蛋一樣在電腦螢幕前吃醋。

又是一次Zayn和Perrie在倫敦錄音室見面的謠言,依舊沒有照片證明什麼,Niall表情僵硬地關掉推特;看了看月曆,今天是他飛回倫敦的日子。

兩周的休假過得飛快,母親和他提早了幾天回到倫敦,幫忙他做一些清理和搬家的工作;接下來又會是忙碌到沒日沒夜的行程,但他心念一轉、想到很快又能見到Niall和大家,登時覺得舒心不已。

他希望Zayn能主動跟團員們提起Perrie的事,可惜的是、期待落空;Zayn沒有想要解釋的意思,不知道是不在意、還是想要享受擁有秘密女友的感覺,後天要飛去瑞典錄音,他告訴自己應該要把心思放在新專輯的製作上,不可以把其他雜事看得比未來的音樂事業重要。

Zayn努力想找機會問問Niall關於那張照片、關於那個長髮女孩,但這一兩天Niall似乎跟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他暗自祈禱這只是他的錯覺罷了。經紀人幫他們安頓好在瑞典的住處,Zayn從房間出來之後,便看見Niall跑百米般衝進對面Liam的房內、抱著枕頭──…呃?Vas happening!?

Liam一臉驚愕地望著面前哭喪著一張臉的愛爾蘭男孩。
「-天啊Niall你還好嗎?」
他趕緊領著少年坐到沙發上,衛生紙包在一旁放著stand by,他深知這樣的Niall隨時會崩潰;Niall一頭撞進Liam的懷抱裡開始顫抖,他伸出雙臂摟住對方略小的身軀,他知道Niall在哭,但他總是會等人哭完之後,才慢慢詢問原因。
Niall是五人之中最脆弱的一個,不只Zayn很保護他、Liam也是,有太多人對Niall有不滿及批評,表面上愛爾蘭人看起來蠻不在意,可是、和退到螢光幕之後相比,就完全是兩碼子事了。
「Li…Liam…」金髮少年用哭腔喊著daddy Liam的名字。
「What happened Niall?」他問,攬著對方的肩頭。

說真的,他搞不懂為什麼會有人不喜歡Niall,這應該也是全團所有人的疑問;明明有女孩愛他的愛爾蘭腔愛得要命,也有些人喜歡他深邃的藍色雙眼,另外也有人喜歡他有些沙啞的歌聲,怎奈就是有少數人只著重在外表,將Niall批評得一無是處。他和其他三人對這種情況十分擔心,深怕Niall哪天承受不了這樣的壓力,而決定要離隊──…
不久前在機場要求合照的那兩個女孩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想和自己合照、卻要Niall go away…噢,Liam不懂、為什麼分明看來是心地柔軟的女孩子,卻能說出如此惡毒的話?他在最後把Niall拉住、兩人一起入了鏡。他心想、Niall想說的會不會就是這件事呢?

「-I am a freak Liam.」Niall在他的懷中抬起頭來,聲音破碎地道,「-我明明沒有權利生氣或吃醋,可是看到網路上的報導還是很受不了!還有Twitter上的trend也讓我很-…What should I do Liam!?」
「Hold on a minute,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now? I can’t get it!!」Niall一開口就劈哩啪啦地說了一串他聽不懂的話,主角是誰、事情的來龍去脈是什麼也沒說,這樣他根本無從解決起,「你先說清楚關於誰、發生什麼,我才好幫你想辦法啊。」
「…It’s about…Perrie and Zayn…」Niall抽了張衛生紙擤了擤,繼續說,「Zayn沒有說他們在dating,可是我看到推的時候還是覺得很不甘心,我覺得…ugh、Liam我是不是很奇怪…明明就不關我的事…」

「Niall,你覺得難過、是因為哪一個人?」他猜答案會與自己平常的觀察吻合。
「…Zayn.」Niall悶悶地應道。
「So you like him?」他問話的語氣平淡到像是在問今天天氣如何一樣。
「-He won’t love me back!! I know that…」
Liam並不是非常訝異,很多事情他早已看在眼裡,不論是Harry對Louis的感情、還是Niall對Zayn,又或者──…可是他不打算出手干涉、除非有人受不了來找他求救,就像現在;他抱著潰堤的Niall沒有多說話,任何安慰的言語對現下的Niall都起不了作用,愛爾蘭男孩當下最需要的不是他的保證或安慰、是別的他Liam James Payne無法給予的,只有那個人才給得起。

-哭累了就睡著的Niall還真的和小孩沒有太大差別。他小心翼翼地將睡去的愛爾蘭人抱到床上、簡單打理一下並替人給蓋好被子,他坐在床沿端詳了Niall好一陣,看見Irish boy紅紅的臉頰上還殘留著未乾的淚痕,就近拿了張面紙輕輕擦了擦後,才起身往門口走去。
「-Why are you here!?」他前腳才踏出房間,就看到Zayn靠在旁邊的牆上、似乎待在那裏有一段時間了,「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站在這裡等的?!」
「呃…從Niall衝進去到現在?」Zayn眨了眨眼、有些不自在地答道。
「-What the fuc、fudgecake!!」他無法置信地驚呼,「It’s like half an hour or more!! Did you know that!?」
「…我中間有去抽了一根。」他不好意思地晃了晃手中的菸盒。

「所以、你聽到了什麼嗎?」Liam問。
「…你覺得飯店房間的隔音這麼糟糕嗎?」他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回答。
通常Niall要談心事的話會先找Zayn,但這次竟然是當著他的面往別人的房間跑去…他承認心裡確實有些不是滋味,but anyway、這幾天他一直沒有機會和Niall獨處,若是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只好在外頭等著堵人了、很笨的方式。
「Zayn,你跟Perrie是真的嗎?」
「怎麼連你都這樣問?」Liam冷不防地這麼一句,讓他愣了幾秒,「我記得我說過我們只是朋友吧?跟朋友去看電影、或者去錄音室探班應該很正常啊!?」
Liam瞇起眼睛看著他,調侃似地啟嗓。
「裡面的人因為這件事很傷心唷。」同時,Liam指了指自己的房門。
「Niall喜歡Perrie?」他不以為意地挑了挑眉,他不記得Niall跟他提過。
「-Malik you stupid. It’s YOU OKAY.」

他一時半刻說不出話來,Liam是認真的還是在跟他開玩笑?
「我們幾乎每天都生活在一起,你覺得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Liam低吼道,「我只是沒有說出口,但沒主動介入、並不代表我真的就對你們漠不關心,你知道嗎、Niall哭了喔!不是有人說過討厭看到他哭嗎?因為你跟Perrie的電影約、還有一些無中生有的媒體報導,Niall傷心地哭了!」
他張口、想說點什麼解釋,喉嚨卻好似被阻塞了一個字也出不來;首先是、WTF原來Liam早就發現了自己的心意,再來是、WTF所以Liam的意思是Niall喜歡他Zayn Malik嗎?他應該沒有哪裡理解錯誤吧!?最後是WTF、Liam有必要對他發如此大的火嗎?

「-…他這幾天不太搭理我,是因為這樣…」他喃喃自語。
「Ugh、其實我覺得你們兩個都是笨蛋,雙方都有意思卻沒有人想要前進。」Liam道,「很抱歉剛才那樣吼你,不過你也知道、很難對Niall發火,尤其還是在他哭的時候。」
講到哭這個字的時候,Liam還特別強調、加重了那個字,聽得他有些畏縮。
「…I want to talk to him.」
「他哭完睡著了。」聞言、Liam的臉部表情柔和了下來,伸手搭上Zayn的肩,「不過不算是熟睡,你等等按個房鈴他就醒了也不一定、或用手機也行,你想怎麼做呢?」
「Anyway.」

躺在床上、他半睜著眼檢視了下四周,發現自己在空無一人的房間裡,暖機幾秒後、他才想起自己不知道為什麼抱著枕頭跑來找Liam哭訴了,揉揉有些痠痛的眼睛、果然還是不可避免地哭過了,有夠丟臉的。
不過、他很感謝Liam沒有進一步追問,他最喜歡Liam在這方面的體貼,看來也是Li把自己搬上床的吧;瞄了下時鐘,他算了算、似乎是睡了快要一個小時,不長也不短的時間、卻有可能發生很多事情,像是被制約般、手機顯少離身的他馬上從口袋拿出iPhone,映入眼簾的是幾通未接來電和訊息提示,人名顯示為Zayn。
他抿了抿唇,猶豫著是不是要回電或是展開訊息,畢竟、他還沒有想好要怎麼跟可能已經有Perrie陪伴的Zayn互動,然他的手指先一步有了動作、短訊開展。
【Open the door whilst you’re awake. -Z】

Liam離開前祝他好運。他重新靠在門旁,思索著下一步該如何是好;電話打了幾通沒回應,大約是還在熟睡中,他轉而使用簡訊、期盼對方在醒來之後能看到,傳完以後、他短暫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抽了今天的第二根菸。
他喜歡Perrie、但那種喜歡和他對Niall的喜歡,是大相逕庭的兩種感覺;那是個愉快的夜晚,可是當晚他總想著、倘若身邊的人是Niall的話該有多好?她們挽著手的時候,他想到的是Niall的best Horan hug;當他們禮貌性地親吻的時候,他居然想著和Niall接吻會是什麼感覺。
Perrie並不知道,當天他的腦袋裡裝的都是遠在愛爾蘭的Niall Horan,他用盡辦法還是停止不了對Niall的情思。
第二根菸抽完,他帶上手機和鑰匙離開了房間。

-繼續這樣逃避下去絕對不是最好的處理方式,他拍了拍臉好讓自己醒神,決定開門。

「Hi Niall.」
「Hey Zayn.」
短短的寒暄,活像是推特上的trending,也傳達出了他們的緊張跟尷尬。
「不介意我進去吧?有點事想跟你談談。」
「當然可以…」
-Awkward. 明明這間房間是Liam的好嗎?
扣上門,談話的地方他們頗有默契地選擇了沙發,各占了一端、像是有無形的界線一樣,保持著適當的距離;很長的時間都沒有人說話、視線也沒有交會,之後首先打破令人窒息的沉默的人、是Zayn。
「-…Li說、你因為Perrie的事情哭了。」他有些艱難地開口,「這我可以解釋…」
「You don’t have to Malik.」Niall心裡小小地埋怨了一下Liam,根本沒必要告訴Zayn這些;他的聲音聽起來很虛弱,「其實我只是有點失落你沒有告訴我、沒有告訴過我們而已,it’s no big deal tho.」

然後靜默。然後混血少年再啟嗓。
「…那些報導都不是真的,我們只是去看個電影而已,我們是朋友。」
「-我說了你不需要特地向我解釋這些,你有你的自由,是我太情緒化了、抱歉。」
然後房間再度陷入無聲。然後混血少年焦躁得發出噪音。
「-Shit God dammit!!」他抓亂自己的頭髮,從口袋掏出手機。
旁邊的愛爾蘭人垂著頭,一聲不吭地坐在那、像個斷了線的娃娃;他無法試著表現自己堅強的模樣,因為他即使想、也沒有那個力氣去掩飾。太痛了。
「Listen.」忙完的Zayn把手機放到兩個人中間,音樂聲響起,「Notice the lyrics.」
那是一首男女對唱的歌,是他幾乎沒有聽過的音樂類型、或說平常不太常聽,旋律很輕快、而且整首歌所營造出來的氛圍非常…甜蜜又夾雜著點哀愁,酸酸甜甜的,如果用顏色來形容的話,就是粉紅色或紫色吧、粉色系的。

She doesn’t know that I’m picturing you.
No matter how I try, you’re still inside my mind.
Every time we’re touching, every time we’re kissing, you’re the one I imagine.
Every time he holds me, I’d rather be lonely.
You’re the one I imagine.
He can never take your place; you’ll never be replaced.
She doesn’t know that I’m still thinking of you.
No matter how I try I can’t get you out of my mind.
You’re the one I imagine.

內容的話、則是一對分手的情侶還是忘不了彼此,如果他的腦袋在堵塞的情況之下,還是保有一般性的思維運作的話,這樣的理解應該沒有錯,但他不曉得為什麼Zayn要他注意歌詞,他不明白。
-他們分明沒有開始,也就不會有結束。
然後從手機傳出的樂聲停了。

「…What’s wrong with the lyrics?」愛爾蘭少年輕輕地問,沙發另一頭的少年拿回手機。
「I was thinking of someone else whilst I was holding hands with Perrie.」
Niall微微側首瞄著他的朋友、his secret crush tho,或許是因為燈光的關係、看不太清楚對方臉上的表情。他等著Zayn繼續往下、將還沒說完的話語完成。
「-…我找她去看電影、以為只要這樣做就會好過點,不會再亂想一些不切實際的東西。」Zayn的音量很小,小到讓人錯覺那是否是自言自語而非自白、小到讓Niall非得稍微移動一下位置才聽得到,「-可是我錯了。Perrie的金髮藍眼還有身高,和那個人幾乎像是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當我們在約會的時候,我看到的、腦子裡想的,都不是Perrie這個女孩,是別人。」
「…Then who’s that lucky one?」

「He’s the most beautiful guy I’ve ever met in my life so far.」Niall聽到此蹙眉,he? A guy? 但他沒有打斷,「我不能說出一個確切的時間點,反正基本上不是一見鍾情。我喜歡看到他笑、討厭他哭,因為他的個性太過天真、我會想要保護他,you know I’m that type,本來也以為只是一般的bromance而已-…」

-這是這幾天以來他們第一次四目相對。
Niall抬頭時、他也正注視著他,他早該知道自己沒可能將目光轉移到別人身上,根本自欺欺人;疑惑的藍色眼眸裡有淚水在打轉,it’s all my fault、他不只一次將過錯全攬在自己身上。
「總之我剛剛說、聽歌詞對嗎?」他反問。
「But I have no idea.」
Zayn側過身向前欺近Niall,兩個人的距離頓時急速縮小、一二鼻息之距爾爾;他感覺到自己的心跳開始加速、體溫升高,是和女生在一起的時候不會有的生理變化,他也可以感覺得到彼此的呼吸開始紊亂、因為緊張。

Zayn大大的巧克力色雙眸盯著他,他下意識地開始顫抖。

「-You’re the one I imagine.」
原封不動的語句出自那首不知名的歌曲,Zayn用他有些沙啞的嗓子飽含情緒地說;Niall啟唇想說些什麼,吸進的不是空氣、是來自於Zayn的氣息,還有對方獨有的淡淡菸草味。嘴唇上是不屬於自己的溫度,Zayn湊近吻了Niall。
「-You’re beautiful. Everything.」Zayn稍稍退開,與愛爾蘭人鼻尖相碰。
Niall咬了咬下唇、有點退縮,本能地想要向後退好離開Zayn的範圍,但Zayn很快地拽住Niall的上臂將人往自己的方向拉,唇貼上去又是一吻;這次金髮少年靜靜地待在他的懷中-…並移動唇瓣回吻了他。

「…是因為喜歡你,所以才會難過;失落感的說法是個屁。」Niall偎在Zayn胸口坦白地說道。
「So you like me?」Zayn微笑,收緊了攬在少年肩頭的手。
「-More than a yes.」
「Then can you be mine?」他直視著一雙藍眼。
「Never reject you.」他啄了一口他紅撲撲的臉頰。

「那麼…」他頓了頓,即使不久前確認了彼此的心意,仍舊想得到一個答案,「可以換你解釋一下Ali girl嗎?」
Niall眨了眨眼,一臉狐疑地望著Bradford boy。
「呃、你怎麼知道Ali?」
「Twitter is a magical place.」他聳聳肩。

「-噗。」Niall調皮地笑了笑,「這樣啊、事到如今你還在意嗎?」
「不好意思我在意得要死、no joking okay。」

 

Fin.


*小宇宙:
--爽爆了因為我太廢所以整篇文章停在了非常AWKWARD的地方WWW(好意思)
UGH,等學期結束我想要針對一些DRAMA發一篇自己的想法
老實說我真是受夠了boyfriends的連續劇了
現在Zayn似乎真的是跟Perrie在一起,但我個人還是覺得這件事情有待商榷
那些照片跟新聞還有zayn的表情什麼的都大有問題,這段關係絕對有問題
i'm not jealous cuz i won't be his gf, actually i want him to be with my irish boy.wwwww(#)
以後有機會再解釋w

這篇就是受Eric和挪威美女Tone的合唱曲子影響的關係w
這首超級棒www
上面附上連結(我不會嵌入(艮))可以當邊看文章的bgm唷(blush)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