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單東路〃6號8樓 ░
關於部落格
人生果然就是不停地戰鬥。
  • 4025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仙流】Why can’t be tanned?

 
[Why can’t be tanned?]

遠遠就看到那個穿著紅色上衣的朝天髮少年,而他踩著車踏板的速度依舊。

大概是從那次一時興起的一對一之後,他就常常騎著車往隔壁的鎌倉市或湘南海邊跑,因為距離不是很遠、因此也不覺得有特別麻煩的地方,還可以當作打球前的熱身;雖然是住在既靠山又靠海的神奈川,但這麼頻繁地親近海濱倒還是頭一遭,一切都拜陵南那個脫線王牌所賜。
對方在離開前告訴他、週末這段時間他不在學校的話,就是在附近的小球場打球,或是在離江之島和湘南海岸不遠處的廢棄小碼頭釣魚,以後還想一對一的話很歡迎到這些地方來找;當假想敵不再只是想像出來的虛擬形象、而是能夠具體化地在自己眼前和自己鬥球的時候,選項當然只會有一個。
──每個禮拜至少會見一次面打球,從此之後就成了他們之間不成文的、默契般的約定。

習慣邊騎車邊放空聽重金屬搖滾樂或英文的他,原先是不太在意周遭事物的,但後來也漸漸地會注意身邊飛逝而過的風景;他住了十六年的神奈川,既熟悉、卻又陌生的一個地方,不討厭、但也說不上特別喜歡。
沿途的景色一直在後退,騎過一個大彎就能夠看見湛藍的大海,海灘上健美又陽光的男女衝浪客和風帆玩家、純粹享受夏日艷陽的遊客還有悠閒的釣客、海上幾隻盤旋的海鳥、偶爾會襲擊路人及搶食的老鷹,還有撲面而來的鹹鹹海風--…這就是仙道之前說喜歡神奈川的各種理由嗎?他忖度著、沒有解答。

清涼的海風消融了原本熱辣又有些刺痛人的陽光;拂面吹來的風在停車時漸緩,同時也才感受到了夏季日光的威力,真的、很熱。背著球袋邊往仙道所坐的地方走去,對方剛好轉頭看見他、笑著朝他揮了揮手,他朝他點了點頭、然後想起那些一樣是在海邊卻一個個曬得黝黑的男男女女。
他走到了還拿著釣竿的仙道面前,仙道瞇起眼、滿臉笑意地看著他。
「嗨。」
「…喂。」
「嗯?」
「你為什麼每次都在大太陽底下釣魚卻沒曬黑?」
「這個嘛……」他看似認真地搔搔臉頰想了想,「可能是混血兒比較不容易曬黑、吧?」
「…鬼才相信。」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