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單東路〃6號8樓 ░
關於部落格
人生果然就是不停地戰鬥。
  • 4025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讓艾】Drunk

 
Drunk.


「每次你喝掛、遭殃的都是我,都經不起別人激就是了啦。」他沒好氣地側過臉對著背上已經神智不清、醉醺醺的室友咕噥抱怨著,「明明就不能喝還跟人家逞什麼強啊你這白癡……沒看過酒量這麼爛的德國人。」
不久前接到熟悉的酒吧老闆打來的電話,說艾倫耶格爾在店裡和人一言不合、結果拼酒拼輸了,一下子喝太多、現在醉得無法走直線,基於安全考量、希望讓可以到店裡一趟接艾倫回去;所以、讓‧基爾斯坦現在正揹著一個男人在回家的路上走著,沿途偶爾接收到了來自各方男女的注目還有關愛,雖然乾他屁事爛醉的又不是他、臉皮薄的讓還是覺得羞恥得無地自容。

──可是又不能放著艾倫不管,不管他的話、絕對會在哪裡轟轟烈烈地早逝,這急著送死的混蛋,過去是、現在也還是。這該死的孽緣。

「喂、到家了唷,醉鬼。」站在住所門口,讓一手開門、一手晃了晃身後的艾倫。
「嗚……讓?」他半醉半醒地出了聲,軟綿綿的音調在讓的耳邊響起、話語間還噴散著濃濃的酒氣。
讓頓時渾身一僵立刻別過頭、卻不是因為厭惡艾倫身上酒味的緣故。
「醒了的話你可以自己走嗎?」他打開門。
「讓……」這聲讓喊得他有點焦躁,正要說些什麼的時候、他的餘光瞥見艾倫伸手摀住了嘴,「我想吐-……」
「──啊靠!不要在這裡吐啊!」

即使三步併兩步地往套房盡頭的浴室衝去,也無法挽救自己三天前新買的上衣;他無奈地將艾倫放在浴室吐、並脫下了被無故波及的新衣丟進一邊的小水槽。
「咳……呃……」艾倫跪在地上抱著馬桶發出痛苦的嘔吐聲。
「每次喝每次吐、每次都得不到教訓,就是有你這種蠢蛋。」讓嘴上奚落著,手邊卻已經弄好濕毛巾和水在一旁待命,準備在艾倫抬起臉時一把塞過去給他。
「咳、還不是那個美國人,咳咳、說德國的法律怎樣怎樣-……」已經有些清醒的艾倫接過毛巾邊抹嘴邊含糊不清地解釋著,滿臉紅通通的、翡翠綠的眼中噙著淚水。
壓根沒聽到後面對方說了些什麼,讓呆呆地看著這樣的艾倫好一陣。

「…讓?」
「──你快點吐一吐把澡洗一洗睡覺我明天幫你請假啦宿醉王。」他伸出手把艾倫的頭壓回馬桶、邊這麼說著。
「唔、不過就是個讓,是在耍什麼帥啦。」
「總比你這每喝必醉的傢伙好。」他又摸了摸艾倫的頭。
「說什麼啦你來比啊!看下次國際法考試誰比較高分!」
「白癡!你還在發什麼酒瘋快點弄一弄我也要洗啦!還是你要我幫你洗、嗯?」
「──讓基爾斯坦你這馬臉變態!根本法律系之恥!」
「吵死啦!」

不久後浴室傳來淋浴的水聲,他黏在電腦前看影集邊灌黑麥酒、忖度著艾倫應該是沒事了,頂多明天又嚴重宿醉而已;嘛、就算等等真的暈過去還怎樣,在家也比在外面好處理多了……
「──該死的。」
他使力捏了捏半空的鋁罐、覺得有點生氣。
靠、有事嗎?竟然勃起了。


Fin......?


**那個、其實這兩個人還沒交往還沒在一起(幹)只是外宿同居而已。
轉生記憶的話,只有讓記得、連情感都記得,不過艾倫的話只剩下模糊的感覺、就是幾乎忘光的意味ㄏ。(ㄏ屁)
讓他們讀法律系只是我自己對德國的刻板印象(ㄍ)我也不是想說米國人怎樣但就覺得會這麼二的指有米國人(幹#)XDDDDD
艾倫在這邊是個正義感破表的法律系學生,就和他在巨人背景裡面一樣驅逐意志強烈差不多的感覺。
我家的讓是個老媽子,不好意思,其實這個讓是我(幹#)

總之我想要各式各樣的艾倫,怎樣都好啦,我是個艾倫廚(是也不用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