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單東路〃6號8樓 ░
關於部落格
人生果然就是不停地戰鬥。
  • 4025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YOU ARE MY EVERYTHING





*YOU ARE MY EVERYTHING*


『因為有你,才有所謂完美無缺。』



++



--那年,我們初相識。--

「你叫什麼名字?」紅髮男孩問。
有著東方臉孔的你沒有答話,他還是自顧自的說著。
「我叫做拉比,L-A-V-I。」
也許是基於禮貌,黑髮男孩開了口「神田 優。」

聽見你報上自己的姓名,他喜道「那、我可以叫你阿優嗎?」
你臉色一沉,慍怒,「不准這樣叫我。」
「可是,這樣叫比較有親切感、比較好聽嘛!阿優!」他笑。



--我笑著,握住你的手。--

「嘖!放開!」對於如此親暱的動作,你不悅道。
「我不要。」他露出好看的笑容,語帶賴皮的說。
「......切!」你無奈,放棄抵抗。
他,笑的更加燦爛,如同那一叢艷紅髮絲在陽光下閃爍般。
手,握的更緊了。



--我不會再讓你流淚。--

「不要再將我推開,好嗎?」他的碧眸,映著堅決。
「你根本不用對我這麼好!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你得到了什麼?我不值得你這麼做!」你對他咆哮著、怒吼著。
他不語。只是望著眼前,黑髮飄散、身形單薄的你。

時間,為沉默所扼殺。

「......我的生命,已經快走到盡頭了,你知道嗎......?」你啟嗓,顫聲道。晶瑩的淚珠,早已自那一雙墨藍色的瞳,滑出、落下。
他蹙眉,手一伸,將你拉進懷中。而你,只是哭泣。
修長的手指,穿梭在那如瀑的長髮間,他擁著你,柔聲道「你不是一個人。我會陪你走到最後的,一定。所以,請你別哭,好嗎?」

你沒有回答。
他將你,摟的更緊了些。



--你說,我若是一個人,會比較自由。--

「什麼話?我之前就說過,不會再將你放開的!為什麼你......?」他不解。
「......我沒有要你對我許下承諾。紀錄者,不可以有所牽掛。」心隱隱作痛。你試著,讓自己的語氣聽來,不帶絲毫悲傷。

紀錄者?他微笑,苦澀。
「什麼紀錄者、什麼歷史,我都不在乎。天地之間,唯一值得我留戀、值得我停留、值得我義無反顧的,只有你一個人。只有你。」他啞聲道。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離開你的。--

「為什麼要我離開?」他對著長者怒道。
「注意你說話的態度。」長者責備,「我為什麼要你離開,你應當清楚的。」
愣。他咬了咬下唇,道「......我不能,沒有他啊!而且,我答應過他的......」

書翁瞥了他一眼,說「捨棄。那些全是多餘。你只需要用你的眼,好好記下所發生的一切;再用你的筆,寫下歷史,就只是這樣。其他的,沒必要駐足。」

聞言,憤怒之火在他心中延燒,他吼道「你知不知道他剩下多少時日?你怎麼能要我現在就從他身邊離開?我答應過要陪著他的!所以,我不走!」接著,他慘然一笑,「......老頭,你知道嗎?對我而言,少了他,世界,便已不是世界了。」



--彼方,是沒有你在的永遠。--

死亡,對你而言,是個不具任何意義的名詞。因為,你早已接受死亡。
你面對,仍能傲然站立、無所畏懼。

秋季,你真正離去的時節。

他確實,一直陪伴著你。
他只能看著你的生命一點一滴的消逝,卻束手無策;看著你逐漸喪失意識,卻無法改變即將失去你的事實。

降溫。

你的身子漸趨冰冷。他攬緊你纖弱的身軀,想以自己的體溫來溫暖你。

即便這麼做毫無用處。

他在你耳邊,說了不下千百次的愛你;綿綿愛語,低迴不去,你卻已沒法起身,給他一個肯定的答覆。

你真正離去的時節,秋季。

早知道這一天終會到來,仍不能坦然面對。
他痛哭失聲,教眾默哀。
他,望著你安詳的臉龐、你靜靜地臥在黑色棺木中,不能自己。

愛,已逝。



++



「哪,阿優。少了你,這個世界映我眼底,無一處不是殘缺不全;少了你,我的眼,看到的便不是完整的世界原貌。」

拉比望向窗外。

浮雲,掠過湛藍的天際,一角。

{END}


*後記很大(何)*

哎唷昨天寫的呢!(笑)

其實我覺得靈感是來自"白色風車"(死)。

感覺超級沒頭沒尾的囧!(抖)其實我有重打過= =(默)

這次還是我們小蔡大爺害的!(爆)唉唷打到一半不見了害我很想罵髒話= =!(怒)

是的!標題也是歌名!(笑)基本上我覺得和內容根本沒關係(煙)。可是你們可以把他解釋成"你是我的一切",這樣就合了吧!(都你在說)

有什麼要批評的儘管來我不怕嘎嘎嘎!(何)因為我最近真的太飢渴了囧!(抖)星野又把阿優冷凍我好不悅!(打滾)

廢屁後記!(何)謝謝你們看到這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