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孤單東路〃6號8樓 ░
關於部落格
人生果然就是不停地戰鬥。
  • 4087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Obvious




*Obvious*


『很明顯的,也許是我刻意這麼做。我只是想讓這個世界知道,我只愛你一個。』


++


輕輕地,他推開門。
「啊,阿優不在啊?」拉比搔了搔頭,說。

落寞的神情,似乎有些失望。
「......沒關係,我等他。」拉比道。
倚著窗,望向窗外。

憶起,從前。


--那是我一直以為的,朋友關係。--

童年,是由天真與單純,相互共譜的一支交響曲。

「哪,我們做朋友好不好?」他笑的很燦爛。
「......我不要。」你毫不考慮、斷然拒絕。
他有些慌,便懇求道「啊啊,拜託嘛拜託!我是真心的耶!」

你望著他那認真的表情,抿了抿唇,無奈道「......隨你吧。」
聽到你的回答,他又笑了。

「你是我第一個朋友唷,阿優。」


--好像有什麼,在我心中產生了微妙的化學變化。--

那是以友情為名,交織成的一張網。
直至有一天,網子破了、不管用了,裡頭那躍動的心便掙脫了出來,卻和外界的物質反應,轉化成另一種不一樣的情感。

「阿優,那個......我......」難以啟齒。
你挑眉,問「你什麼?」

望向你的眼神,已不再純粹;相處時的互動,已和曖昧脫不了干係。
可是,遲鈍的你,並未發現這小小世界中的轉變。

見他吞吞吐吐,怒火沒來由地點燃,你吼道「你到底想說什麼?別浪費時間!」
微愣了幾秒,他才開口「......我喜歡你,阿優」

突如其來的告白,使你登時停止思考、腦中一片空白。
「......你在開玩笑吧?」反射性地,你問。
「是真的。」他回答。
你試著從他的眼波讀出什麼,卻在他熱情的注視之下,迷失。


--我願追隨你,至天涯海角。--

自青澀至成熟;從十二三歲的男孩到十八九歲的成人,那份感情是越發越強烈、無法抽離的。

「我想陪在阿優身邊。」他說,「不論阿優身在何處,我都會伴你左右、絕不離去。」
你無言以對。想反駁什麼,又說不出。
他將你輕擁入懷,嗅著你的髮香,道「我喜歡你唷,阿優。」以他一貫的笑容。
「......切!」你應了一聲,語帶不滿。

看見你通紅的耳根,他輕笑。


++


「......沒事進來別人的房間傻笑做什麼?」神田沒好氣地說。
「......噢噢,阿優你回來啦!等你好久了呢!」拉比笑著,走離窗邊。
「切!也不用等到我房裡來。」別過頭,他抱怨道。

「哎唷,阿優你別生氣嘛!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耶!」
「也不過一個禮拜。」
「一個禮拜很久的!啊啊,而且你回來的時候很剛好、是個很特別的日子,所以我有一句很--特別的話要對你說唷!」拉比語氣愉悅地說著。
神田瞥了他一眼,道「哪有什麼特別的?」
「唔唔,阿優真的都不記得唷?」
「我可不像你,腦袋淨裝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2月14日,是情人節呢!」迅速地,拉比在神田的唇上輕啄了一下;然後,他又笑了,那如朝陽般溫暖的笑顏。

「你......!」神田旋即轉過身,不願讓對方看見自己臉上的表情,「混帳!」他低聲罵道。
「阿優?」拉比出聲喚了神田的名。
「......你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嘴角微微上揚了幾度,拉比伸手攬住了神田,在他耳邊輕聲說道「阿優,情人節快樂。」

神田沒有答腔。
姣好的面容上,染上了幾朵紅雲;唇邊,是一抹名為幸福的淺笑。


{END}


*很後記的東西(何)*

嘎嘎,我發覺我好芭樂,請叫我芭樂孟(何)。

我只會寫這種的(的樣子囧),其實Obvious的感覺一點都沒有(煙),我是故意的、故意的!(何)

噢噢這也是歌名:)(笑)其實架構都是從歌詞來的哇哈哈(笑屁?)!

這篇的阿優比較不火爆呢,
其實我覺得要火爆一點才是阿優(死)。

糟糕,我覺得這篇甜度太高了(何),其實還好吧!嗯!(都給你唱)

這次要玩預約發表嘎,所以發表時間是0214,0點0分0秒XD(大笑)

我沒有寫過賀文請原諒我,所以請把這篇文當做賀文一樣的東西(靠)。

我也不會化賀圖(毆)。

(上面好像扯很遠囧)

好啦,這次後記沒什麼好說的(毆),啊啊,還是希望有看的孩子們留個言吧ˊˇˋ

你們的意見是我最大的動力嘿!(笑)

謝謝你們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