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單東路〃6號8樓 ░
關於部落格
人生果然就是不停地戰鬥。
  • 4025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岩影R18】Missing you.

 




Missing you.




前年的亞錦賽錄影不曉得已經重看過幾次,早就膩了,關掉電腦後打開電視隨意地轉換頻道也沒一台正經,岩泉倚在沙發上眼神掃過牆上的月曆、又掃向時鐘,好無聊。一個人在家,真的無聊到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麼才好,雖然兩個人在一起時也不見得會做什麼有建設性的事情。
他記得對方會在今天完成遠征合宿返家,這樣算下來約莫一周多吧,集訓地點在大阪……還真的是過足了相隔兩地、一人在東一人在西的日子,中間會靠通訊軟體或簡訊聯繫,但考量到可能會因此打擾到那個人的密集訓練和休息,也就沒傳得那麼勤。
一個人躺在雙人床上的時候,不知為何覺得有些孤單冷清,明明也不過一個禮拜、明明平時睡一起時也不是三不五時緊緊相擁,但是身旁少了個人、少了熟悉的溫度,還是會覺得有點寂寞。一個人真的,不太好受。
他看了看手機,沒有來電也沒有來訊,已經過了中午,到底什麼時候會回來呢……


電視開著放,他半閤著眼皮覺得一大波睡意襲來,想著今天下午或許又會在小睡片刻中度過吧,怎知玄關卻傳來喀啦的開門聲,雙眼一睜、他頓時睏意全失。
──回來了。他這幾天朝思暮想的人,終於回家了。


「我回來了──」
小套房的客廳和玄關分明就近得幾乎沒有距離、根本不需要費力地跨大步用跑的,但在他腦袋運轉前身體就先行動了,三步併兩步地朝門口的方向衝過去,在影山面前站定時,他暗自希望自己慌忙的樣子不會被看出來,不然真是太過愚蠢。
「──唷、回來啦,影山。」口氣很稀鬆平常,嗯、沒事沒事。
「啊、岩泉學長。」
「大阪和合宿好玩嗎?看你帶了不少東西回來。」
岩泉嘴上話著家常,眼神掃過影山身邊的大包小包,遞出手示意對方可以把拿不動的東西給他,影山也沒多問,很自然、順從地將那些袋子交到岩泉手中。
交往初期,岩泉這麼做的時候都會得到影山的一句謝謝學長、不好意思麻煩了之類感謝的話語,關係穩定的現在雖然還是維持著某種微妙的上下輩分,但那種小心翼翼的客氣態度早已經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安定的習以為常。


「合宿很充實,參加集訓的幾間學校都是關西地區的佼佼者,打起來很痛快、獲得了很多經驗!除了新戰術的運用之外,還可以近距離看到其他頂尖二傳手的托球傳球!呃、雖然也是輸了滿多場的……啊、然後,關西腔啊──」
岩泉提著一堆紙袋與影山一起回到了小客廳,照理來說剛回來應該會很累才對,但他的同居人難得沒一返家就睡趴,反而興奮十足地在他身側絮絮叨叨、一次說了這麼多話,看來是真的很高興呢……
「你玩得滿開心的嘛。」他背對著影山微笑,一把將手上的提袋放到桌上。
「嗯、開心歸開心,但是……」
「?」
影山的話沒有再繼續下去,語尾就那樣懸在半空,手邊忙著分袋整理的岩泉覺得納悶,怎麼剛剛說得那麼雀躍現在就停住了呢?正想回頭發問,卻發現一股沉甸甸的 重量壓了上來、同時也聽見球袋落地的聲音。與自己身高體格相仿的學弟雙手將他環住,圓圓的腦袋倚靠在肩膀有意無意地蹭、像是在向主人撒嬌的寵物。
「……但是,很想念學長,雖然才去一個禮拜。」


──噢,該死的。


岩泉側過頭,細碎的吻忘情地流連在影山的鬢角和臉頰,柔順的黑短髮搔得他有點癢,沒多久、蹭動著的人便主動將自己的雙唇送上,四唇相貼的瞬間,從身下向上 猛竄的熱流毫不留情地沖刷掉了岩泉費了好一番工夫才好好維繫的冷靜與理智。只需要一線火光,就能夠引爆一切;他真的再也忍不住了、也不想忍,這個當下不想 再故做鎮定,這睽違一周的身體和溫度讓他想念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現下最想做的無他,就是將這個人緊緊地抱鎖在懷裡、然後一起溺死在名為思念的汪洋中。
岩泉轉過身激動地啃吻著影山已經有些泛紅的唇,強而有力的雙臂箍住影山的身軀不讓他躲開,並按住影山的後腦勺加深了劇烈的親吻,被吻得有點迷茫的影山下意識地雙手拽上了岩泉的背部──可是還不夠,光是抱得密不透風的擁吻遠遠不夠,還想要更多、更多。


握有主導權的岩泉用力一扯,緊抱的兩人險些因此失去平衡;他們狼狽地拽著彼此接吻,雖然呼吸紊亂、衣衫凌亂,卻絲毫不願放開。兩個人又難看又狼狽,踉踉蹌 蹌地跌撞進一邊的小臥室。岩泉略嫌粗魯地將影山磅地一聲壓制在房門上,他不由分說地把影山的雙腿隔開,手探進上衣裡面時立刻就感受到了對方的高熱體溫和震 顫,他們前額相抵、對著彼此喘息重重;衣內的手往上愛撫到了敏感處,影山摀住嘴、禁不住倒抽了一口氣。
「唔……」
「──別遮。」岩泉貼在影山燙得嚇人的耳際沙啞地命令道,「我想要你,現在就想要。」
「岩泉、學長……」影山艱困地吐出了字句、聲音帶著點哭腔,「剛回來、汗……呃……」
「誰在乎。」


影山覺得呼吸困難、全身熱得蒸騰,尤其是下半身更是不可思議的悶熱;他抓著岩泉想要說點其他的什麼,大他兩歲的學長卻一點機會也不給他地再次堵住了他的 口。岩泉邊吻影山手上也沒閒著,他將自己和懷中人的褲子褪到了不影響動作的位置,然後將人一把舉起固定在腰側,手指沾染著因摩擦刺激而流出的體液,放入對 方體內時懷裡的人不適地痙攣、懸著的腿也不自主地亂動,他貼靠著影山耳側碎吻、輕柔地呢喃著放鬆不要緊張。
「學、學長……呃!」
被進入時他還是慌亂地出手亂抓支撐著自己的岩泉,羞愧地想要挖個洞把自己給埋了。他們並非第一次有如此的親密接觸,但下身傳來的異樣感覺不管幾次都難以習慣和接受;當岩泉托著他開始抽動,他更覺渾身酥麻、腦子一片空白,彷彿全世界只剩下岩泉一、就只有岩泉一一個人。


他們在做得亂七八糟、趨近於失神的狀態之下交換一個又一個濕熱的吻;撞動加劇、隨之而來的暢快感令雙方粗喘不息,影山在過程中因為太過舒服而不小心叫出了 聲,臉皮薄的他試圖騰出手抑止自己的吟喘,卻很快地被岩泉給架開手、不許他遮掩隱藏,簡直像被逼到絕境一般,影山自覺羞恥得想要一頭撞昏算了。
「說了、不准、遮。」他埋怨似地使力往最深處頂。
「──咿、啊!」影山幾乎是脫力地扯抓住岩泉,身子癱軟地任由學長帶著他律動。
貼著門、維持這樣的激情與交媾姿勢不知道究竟過去多久。達到高潮的時候,不可思議、超乎想像的歡快感爬滿全身,下體也在隨後毫無顧忌地釋放一切,這之後的事情影山幾乎沒有記憶,只記得在軟倒累暈眼前一黑之前,岩泉撥開他蓋在額前的瀏海溫柔地在他額上落下一枚輕吻。


「……我也、很想你啊,呆子。」
他在已昏睡過去的影山耳邊啞聲說。




Fin.



岩影真的在逼死我幹XDDDDDDDDDDDDD可是又無法脫飯XDDDDDDDDDDDD
壓門板的梗是大腦跟我一起腦洞時放出來ㄉ^^謝謝大腦^^(幹
我真的不會寫肉就這樣ㄅ(幹######
我引頸期待窩們明年ㄉ雷人合本(幹#吃屎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