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單東路〃6號8樓 ░

關於部落格
人生果然就是不停地戰鬥。
  • 4018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洋平&流川】An Incident.

 


An Incident.


水戶洋平決定蹺掉午休過後的第一節課,反正是聽也聽不懂的基礎化學。
他平常是不會隨便蹺課的,即使是聽天書也好,他都還是會乖乖待在教室裡面湊出席人數,雖然在大部份的老師眼中是被歸類在「不良少年」一類,但只要他安安份份地坐在位子上、不吵不鬧,打盹發呆也不會被台上的老師找麻煩,即使人在教室裡還是可以過得愜意自在。
可是,他今天沒來由地就是不想待在氣氛令人窒息的教室中,想自己一人去哪裡透透氣。

旋 開頂樓入口的門,本來以為可以獨自享受屋頂的偌大空間,然而正中央那側躺的身影突兀地撞進了他的眼底,他邊納悶著到底是誰竟也這麼不怕死地蹺課來頂樓吹風 午睡,一邊輕手輕腳地繞過躺在地上的人,往聳立鐵網的方向走去,選了個舒服的位子靠著鐵網席地而坐,而後定睛一看,居然是再熟悉不過的臉龐──是流川。
目瞪口呆了不過一秒,他很快地恢復了平日那種見怪不怪的態度,從口袋摸出幸運沒被查扣的打火機和菸盒,不急不徐地點了根菸,拿到嘴邊吸了口,然後緩慢地呼出了道道緩緩上升的灰白色輕煙。他盯著飄散空中不久便消散的煙霧,眼神有點失焦。

時間的流動不知怎地好像慢了下來。
嘴上啣著菸,他仰望著湛藍的天空發呆了好一陣,才又將視線轉了回來,看著正對面睡得毫無形象的湘北籃球隊王牌。
[和在球場上的表情完全不一樣呢,流川這傢伙……]
嚴 格說起來,洋平並不認識流川,會知道這個人的存在是因為換帖兄弟櫻木花道在開學時與其槓上了的關係,而且能夠抵擋得住櫻木拳頭的人他至今沒看過幾個;水火 不容的兩人在同一隊打球,在應援櫻木之餘,也不可能不去注意到這個好友視為終極對手的男子。他幾乎沒和流川說上幾句話,偶爾卻覺得一天天這麼觀察下來,對 對方的瞭解似乎也不比熟人差。
看起來冷漠、骨子裡卻還是個和櫻木相仿的熱血少年;看起來什麼都興趣缺缺、卻唯獨在籃球場上那樣叱吒風雲光芒萬丈; 不太愛說話、但只要一開口都是一針見血地中肯;不太擅長交際、但卻背負著所有人的信任和期望──有著如此反差的流川楓,是這麼樣一個包覆在冷淡外表之下, 純粹、熾熱的靈魂。

洋平有點羨慕。
他至今還沒有找到任何一樣能夠燃燒自己生命的事物,看著櫻木的改變和在籃球上的成長,他為朋友 感到高興,同樣地、看著流川徹頭徹尾地為了籃球而活,彷彿生下來就只是為了做這件事情──可是反過頭來檢視自己,日復一日地過著類似的生活、打工打屁打 混,覺得有點空虛,人生所要追求的終極目標到底是什麼啊?他也很想知道。
他又吸了口菸,懶散地噴散出裊裊的煙。

「唔……」
躺著的人有了動靜,揉揉眼睛坐起身、一臉迷茫地朝洋平的方向盯瞧,剛睡醒因此目光還沒有對焦,樣子看上去溫馴得有些呆傻。洋平見狀莞爾。
「唷,流川。」他出聲打了輕鬆的招呼,即便對方大概連他的名字都不曉得。
流川沒有回答,頂著一張睡茫了的臉點了點頭;他覺得這個和他說嗨的人很眼熟,好像是那個紅毛猴的朋友,但姓什麼叫什麼……想不起來,沒印象,話說回來這人曾經說過自己的名字嗎?……算了。
回神以後,流川沒站起來,他安靜地望著洋平、洋平也笑笑地回望著他。然後皺了皺鼻子,他向來不喜歡菸味。
「啊、抱歉。」細心的洋平察覺到流川表情的細微變化,他不做二想地順手在一邊的水泥地捻熄了剛剛還夾在指尖、沒抽完的菸。
「不會。」流川眨了眨眼。

「要回去上下一堂課了嗎?」還盤腿坐在地上的洋平隨口問著已經站起身要離開的流川。
「嗯。」流川簡短地應了聲。
「這樣啊……」
流川沒有再搭理他,自顧自地往出入口走去,伸出手卻沒有立刻打開門,反而是轉過來直勾勾地盯著洋平,這倒是嚇了洋平一跳。
「你的名字?」流川問。
「……哦。」聞言,洋平頓時從驚嚇中抽離,唇角雲淡風輕地揚起,「洋平,水戶洋平。」
流川又點點點頭,表示收到,爾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屋頂。
洋平靠坐在鐵網前,目送流川高大的背影離去。

空曠的頂樓只剩下水戶洋平一個人。
他瞄了瞄剛弄熄的菸,再次摸出菸和打火機,決定抽一根全新的。
[竟然問我的名字呢……]
懶懶地倚靠在鐵製網架,他輕輕地笑了。




Fin.


感謝大腦惠賜(?)梗TT
我真的可以再愛一萬年(大哭)
湘南少年們烏烏烏烏烏烏烏烏烏烏烏烏烏烏(很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