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單東路〃6號8樓 ░
關於部落格
人生果然就是不停地戰鬥。
  • 403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岩影】Call your name

 


Call your name





「──────。」
短短的一句話卻破壞力驚人,他從沒料想到最自豪的理智竟能如此輕易地被扯斷,然後他們就在彼此捨不得分開的緊密抱擁當中徹底地失控。


醒來後發覺懷中暖呼呼、沉甸甸的,這才想起昨晚到最後是兩個人累得相擁入眠;被壓住的手有點麻,不過他打算忽略這種嚴格說來可以忍受的不適、而且暫時也沒有起床的慾望,可以像現在這樣平靜無事地窩在一起是很難得的,他並不想破壞這樣的寧靜。
影山睡得七葷八素的臉正對著自己規律地吐息,向來柔順平整的黑髮散亂不堪、東翹西翹的,岩泉盯著盯著不禁覺得好笑,這傢伙的睡相真的是有夠差,喂、那是口水嗎?睡到流口水跟接吻時的交換唾液是完全不同檔次的事情啊!他無可奈何地隨手拽過被子一角,輕輕地抹了抹對方嘴角、深怕因此而驚動熟睡的人,影山沒太大反應,只是動了動、咿唔了一聲又往岩泉的懷中蹭過去繼續閉目養神睡得天翻地覆。


『這小子還真是……唉。』
岩泉在心裡這麼嘀咕著,手卻好好地收緊將影山攬得幾乎要密不透風,如此光裸肌膚的親密接觸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每一次的碰觸都能夠像是烈火燒灼一般激起體內埋藏的熱情──可是把一個運動員給弄得這麼累、連眼皮都難以睜開倒真的是前所未有的記錄。每一次的交媾他都會好好注意力道以防弄傷了人,也會好好地克制、不要太超過彼此的體力負荷的……要不是那句話,他又怎麼會連後果都不考慮地直接任由生物本能支配自己的行為呢?
其實不單單只是話語,更為要命的是,還搭配上說出那關鍵語的神情和語氣──面對面做的時候,彼此的表情在近得幾乎只剩下一個呼吸的距離前根本無所遁形,這是他之所以偏好從正面來的理由,戀人會因為自己的一點小動作而有反應的模樣、他一秒都不想錯過。
半睜著的迷茫黑眸、瀏海為汗水濕潤而沾黏成一片、因情慾高漲和燥熱不堪而泛著淡淡粉紅色的臉頰、還有斷斷續續吐出破碎嬌喘的口──一切的一切都在揭示著小他兩歲的伴侶在劇烈的碰撞過程中獲得多大程度的歡愉。然後就在舒暢的快感即將要達到至高點時,氣喘吁吁、雙眼迷濛又泛著淚光的影山圈抱著他,幾近呼吸困難地對他說──


『嘖、可惡。』
思及昨晚的景況,岩泉又難以遏止地渾身一熱;他懊惱地將腦袋埋進影山頸間,手上環抱著的力道也不自覺地加重,一不小心就將方才還在安睡的人給驚醒了。
「……岩泉學長?」影山剛睡醒的聲音有些嘶啞。
「呃、對不起,吵醒你了?」岩泉一臉尷尬。
影山半瞇著眼懶散地搖搖頭,舒服地窩在岩泉懷抱裡絲毫沒有想起床的意思。
「只是還是有點累……學長昨天好像有點太……那個……」影山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後簡直像含在嘴裡一樣囁嚅著。
「這──」岩泉聞言腦子一熱、一瞬間無法思考,有點心慌焦躁地拽著影山、抓亂對方已經睡亂的短髮,「你覺得這到底是誰的問題啊?是我嗎?你確定嗎?」
「但、但是跟之前比起來,這次學長真的──請、請別這樣弄我的頭髮!」疲倦的影山舉起手卻依然難以制止岩泉的攻勢。
「是太可愛的那個人的錯!臭小子!」
「咦──!?」


「一さん、っす、好きです……」
──難道不是用那種誘人的表情說出這句話的人的錯嗎?誰忍得住,混蛋。


Fin.



沒、有、極限(幹#)
少年的信出版的那一天我一定會哭出來(屁咧#)
而且在學校寫中間那段真的很害怕耶好怕被旁邊ㄉ同事問我在幹嘛XDDDDDD(那不要寫#)
給大腦補補血~~~~我愛你喔(不用#)

Mon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