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單東路〃6號8樓 ░

關於部落格
人生果然就是不停地戰鬥。
  • 400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岩影♀】關於女朋友這點小事

 



關於女朋友這點小事





「喂、岩泉,所以你到底有沒有女朋友?」
「……知道這個對你有什麼好處嗎?」


自青葉城西高校畢業後以體保生的身分進入大學已經過了兩年有,在專門培養國家選手的運動競技學系中,岩泉一毫無疑問地專攻排球,搭檔自然是從小一起玩鬧、打球打到大的及川徹,他的二傳手老友即使到了大學也依舊與過去相仿地,靠著那張帥氣俊俏的臉捉人目光(尤其是女孩子),噢當然、球技也不在話下就是。以前,受人矚目的都是外表光鮮亮麗的及川,岩泉通常是在一邊襯托的那個,但這情況上了大學後稍微有了些轉變,岩泉也有屬於自己的一群粉絲,大都是些看上去安靜、樸素的女孩子,其中亦有默默喜歡著他、鼓起莫大勇氣告白的,可是都被一一拒絕了。看在一些隊友眼裡真是天大的不解,就搞不懂為什麼要回絕這些條件優秀的女孩。


「我只是覺得我們帥氣的主攻手很挑,明明這麼多優質女跟你告白。」
「要你管哦。」
「就說一下自己有沒有女朋友而已,是有沒有那麼神秘兮兮。」
「……黑川,你很煩。」


黑川一輝是岩泉進大學後透過系上迎新活動交到的第一個朋友,洽好專長也是排球、兩人一拍即合,在球隊中打的是副攻手的位置,外型是很典型的陽光運動系男子,個性上來說是頗好相處、十分隨和,沒什麼令人討厭的習慣、非常健談的一個人,但說得難聽點──就是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話很多、管很多、問題很多。


「我只是關心朋友的幸福而已啊!」
「謝謝你哦,不過我覺得你先想想該怎麼追到練有氧的武藤比較實際。」
「──靠!不用你講啦!」
「所以我的事情不勞你操心。」
「岩泉!!」


岩泉並沒有刻意隱瞞這件事情的意思,可是也不代表他會想要大動作、開誠布公地讓全系都知道,即使對方不在東京、不是大學生也一樣;他從來不是高調的人,有在使用的社交網站上顯示的感情狀態欄全是空白的,與另一個人的親密關係對他來說是私密的、需要有空間的,只要少數人知道即可,沒必要急於表明、逢人便說。
……況且,一直提起只是增添想念而已。東京和宮城的距離又不比東京與神奈川這樣的一日生活圈,可以搭上車說走就走地回去見面約會,別開玩笑了。遠距離太讓人難受,偶爾通個電話、聽到對方的聲音,他就必須花十倍以上的力氣去壓下想衝回老家的心情。


「好啦欸,就說一下有沒有嘛,又不會少你一塊肉。」
「……有啦有啦。」
「是系上的嗎?我們學校的嗎?還是哪個女子大學的?」
「──你不是只想知道我有沒有女朋友嗎?」
「我好奇嘛!」


運競系根本上來說沒有祕密,因此黑川真的打從心底好奇,岩泉怎麼能藏得那麼久那麼深,怎麼會沒有人把岩泉的死穴抓出來當茶餘飯後調侃的話題?就連去問換帖的戰友兼好友及川,對方也是眼神游移、三緘其口不願多談,說是怕他講太多小岩會殺了他云云……是有多誇張,哪這麼嚴重?
黑川偶爾會看到岩泉講電話的模樣,一個月就是有那麼一兩通,會讓岩泉降低音量、放軟聲線,臉上的表情比平日柔和、卻更為壓抑,他想那是岩泉很重要的人,但是不是女朋友還有待商榷就是。
……到底是誰啊?年紀多大啊?長得怎麼樣呢?哪個學校的什麼系?唉唷真的好想知道可惡!


「你就別吊我胃口了一次說完嘛。」
「……她是排球隊隊長,不過不是我們學校的。」
「不是的話你怕屁啊?」
「我不爽跟別人講不行哦?」
「欸,可是如果你是跟大學女排的隊長交往,哪可能沒被傳開啊?」


岩泉覺得很累。他就不懂黑川今天哪門子的心血來潮就要如此打破砂鍋問到底,他不回答清楚又會被一直煩一直煩一直煩──很、煩、耶!
……可是到最後還是一五一十回答的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哪根筋壞掉沒接好。


「…………生。」
「啊啊?」
「──是高中生啦。」


黑川聞言一僵,滿臉不可置信、下巴差點要掉下來。嗯?他沒聽清楚嗎?和高中生在一起?
──高、中、生?女、高、中、生?


「……岩泉一。」
「幹嘛?」
「你這禽獸。」
「──黑川一輝你哪裡有毛病?!」



{おまけ(?)}
「你女朋友他哪個球隊的啊?有照片可以看一下嗎?」黑川完全不放棄,巴著岩泉像是身家調查一般地想知道所有關於對方女友的一切。
「……我今天如果不全盤托出你是不讓我走出學校是不是?」岩泉沒轍,面露無奈。
「聰明!」黑川報以燦爛的微笑,換回一記凶狠的白眼,「所以,我要看照片。」
岩泉嘆了嘆。
「……你等等。」
黑川看著岩泉拿出智慧型手機開始翻弄頁面,螢幕上顯示的資料夾名稱是「Tobio」,他腦中千迴百轉過好幾個女生的名字,就是想不到有哪個漢字是和這拼音相符合的。


「你女朋友名字怎麼寫?我說漢字。這名字很少見耶,甚至還有點像男生。」
「影山飛緒,飛翔的飛,情緒的緒。」
「呃、該不會是個虎背熊腰的女人吧!?」黑川裝模作樣地出言調侃。
「你才虎背熊腰啦混蛋黑川。」岩泉沒好氣地回嘴道,「喏、照片,但沒太多張就是了,我們很少拍照。」


黑川說著謝啦並聳聳肩、蠻不在乎地接過岩泉遞過來的手機開始慢慢滑動,一張一張地看,為數不多的相片有些是日常生活的側拍、有些是比賽時的記錄。
映入眼簾的女子留著一頭烏黑的長髮,大多是綁成馬尾的樣子,皮膚看上去頗為白皙、身材勻稱高挑;沒對上鏡頭時的模樣有些無害軟呆,不經意看向鏡頭時睜大的漆黑雙眼平添了可愛,認真打球的樣子卻又英氣逼人──噢,還有這張被岩泉攬著露出淺淺微笑的閃照……


黑川抬頭望向岩泉打量,岩泉百無聊賴地東張西望、沒在看他。
──這傢伙。岩泉一這、傢、伙,太不可原諒了。


「喂、岩泉。」
「嗯?看完了嗎?」
「──你真他媽的禽獸不如。」黑川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
「──黑川一輝你是想找我打架嗎?啊啊?」
如果有憤怒指數表的話,岩泉的不知已經破表多少次了。
「你女朋友太正,我不能接受!!」
「吵屁啊!!」




大概fin.(幹#)



是說那張性轉穿著紅色日本代表隊隊服的性轉飛雄真是正到天翻地覆(ㄛ#)我深信那是,大家ㄉ天菜(誰啊#)
這個自創角超煩XDDDD,他怎麼這麼嘴砲(你也知道#)
總之我愛大腦(到底#)我要完成少年的信(不懂你#)

Mon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