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單東路〃6號8樓 ░

關於部落格
人生果然就是不停地戰鬥。
  • 400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流川楓】A Narration




A Narration.




──咚。
是那顆表面顆粒粗糙的橘色球體在地上彈跳的聲音。
──咚。
直抵內心深處、能使靈魂為之撼動的,就是那樣充滿力度卻又不失彈性的簡樸聲響。
 
他自小就安靜、不多話,頂著一張沒表情的臉卻很受女孩子歡迎;讀書從不是他的首選,總像是永遠沒睡飽一樣、大部分的上課時間都在補眠,偶爾打打架、對什麼都興趣缺缺,品學兼優的相關評語幾乎與他絕緣,但他卻從來不是老師們眼中爛得徹頭徹尾的壞學生──拿著籃球時,就只有捧著籃球的時候,他才真正像是從長睡中甦醒一般,一雙眼難得神采奕奕,緊盯著前方的視線彼端只有一樣東西──籃框。
 
什麼時候開始愛上籃球這項運動的記憶早已不可回溯,唯一清晰記得的,只有第一次碰觸到這顆球體時,那種來自指尖、掌間的觸電感,毫無阻礙地直達心底;他沒來由地想學怎麼打籃球,不只是想要當興趣打而已,還想要打得比別人都好、想要去更高的地方,想站在這個體育項目的頂端──在摸到球的瞬間他便明白,這會成為他一生的追求。不為別的,只是一種追求更高境界的自我實現。
 
當然,他也不是一開始就打得很好,簡直菜得要命,可是對於籃球,在他字彙量少得驚人的字典當中並不存在「不及格」或「不可能」這一類的字眼。既然決定了就一定要做到最好、沒有第二條路可以選;既然有了目標,那麼要做的事情便在那瞬間清晰明確了輪廓──拼上一生就是了。流川並不是天才,他也不會如此定位自己,全靠天賦也並非他的作風;第一次做不好、那就繼續練習,第二次第三次、無數次,為了成為頂尖、為了爬到那個位置,要他努力多久都可以,遭遇挫折也好、跌倒也罷,他絕對不會有半句怨言。
 
自小學就從零開始、從無到有地投入練球,加入了校隊、參與了大大小小的各項賽事,到了國高中還是持續不懈地練習,留校跟隊也好、自主訓練也好,他一分一秒都不願浪費、一次都不願意錯過;有限的寶貴時光,就該耗費在值得的事物上──籃球,再沒有其他選項。
 
對於父母毫無保留的支持他始終感激在心,他們沒有強迫他放棄、甚至也沒有逼迫他回到書桌前乖乖讀書並拿著一百分的考卷回家,只簡單地告訴他:這麼喜歡的話,就給我用心做到最好──他聽進去了,原本也就想這麼做,他也不打算給任何人失望的機會,包括他自己。
 
他不曾迷戀過名牌。去哪個學校都好、在哪裡都一樣;縣立的、私立的、有名的、無名的,怎樣都可以,只要那個地方可以讓他有足夠的時間好好打球,他就會去。而對於外界給予他的稱號稱讚,他不在乎、亦從來不往心裡去。究竟什麼才是真實的?按按手上那顆充飽氣的球體、再看看計分板上的比數吧,那才是假也假不了的現實。
他永遠都在挑戰,而他也相當樂意接受挑戰。他從未在打照在他身上的炫爛聚光燈之下迷失過一次,因為他拼命不懈追尋的夢想,遠比這些人工光線還要光芒萬丈。
 
他享受站在籃球場上的每分每秒。在那說長不長、說短又不短的四十分鐘內,他可以毫無顧忌地發揮自己所有積藏的實力和成果,他可以帶著球肆無忌憚地在場上到處奔馳,他可以運用自己的能力和團隊拿下一分又一分、一場又一場的比賽──懷抱著對勝利的強烈渴求和貪婪,專注於眼前的對手、專注於致勝戰術,為的是在場上待得久一些。
在這有限的時間區塊內,他更加清楚地認知到自己有多熱愛這項運動。心臟的鼓動聲大到有些不可思議,總是只有在場上來回馳騁的當刻,他才真切地感覺到自己的生命被滿滿的活力給充盈;長久以來的儲備和歇息,彷彿僅僅是為了此時此刻而賭上所有。
 
──呼吸。
若說氣的一吸一吐,是人類活著的證明,那麼對他來說,與籃球共舞,就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擁有的、珍視的、僅次於人體與外界氣息交換的另一種「呼吸」;他存在的理由、之所以延續生命的進行的緣由很簡單──穿著最珍愛的球鞋、聽著鞋底與腳下踩著的塑膠木板摩擦的聲音、披著所效力的球隊的戰袍與各式各樣不同類型的選手崢嶸單挑、用盡全力朝想要達到的精湛球技邁進。
 
睜開眼,他的世界再單純不過,能讓他一雙散漫的眼聚焦的唯一──
高高架著的籃板和那牢牢固定的圓網,拍動手上的渾圓球體時,心跳、吐息好似都在這個當刻與運球的節奏合而為一。
 
磅咚、磅咚,吸吐、吸吐。
他的一切,就在他的掌握之中;籃球、籃框、籃球場,他的全世界。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