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單東路〃6號8樓 ░

關於部落格
人生果然就是不停地戰鬥。
  • 400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及影♀+岩】爸爸這種生物

 


爸爸這種生物




開車行駛在回家的路上,及川徹有點興奮,因為已經有好幾周沒看見家人們的臉了,他尤其惦記那已經兩歲、開始走得歪歪斜斜胡亂學語的寶貝女兒,不曉得他不在的這陣子有沒有黏著飛緒吵著要找爸爸呢?光是用想的,上揚的嘴角就是怎樣也無法降下角度。
覺得雀躍的同時,也擔憂著這幾周妻女過得好否。就做父母這件事情而言,他和飛緒完全是新手中的新手,很多事情到現在都還是有些手忙腳亂,要不是他很好意思地拜託從小穿同條褲子長大的岩泉一偶爾來救個火……及川徹不敢再想下去。他和飛緒兩個人在排球運動上的高智商並沒有完美地延續到生活、甚至是育兒上,這點即使兩人都已三十好幾了也還是沒太大長進。

 
岩泉一早他幾年結婚,已經是一對雙胞胎的爸,畢竟一次養兩人、養兒育女方面的心得比他稍多了些,感覺也很得心應手,找岩泉救援再適合不過;另外,他也老早就想要讓自己的孩子認乾爹了,他的小孩怎麼可以不知道老爸的摯友岩泉一呢?!因此早點讓出世的孩子熟悉有另個人也是好事。他曾嘻皮笑臉地這麼跟岩泉說,換來對方一句你不過是想把自己不在時幫忙照顧孩子的一半責任丟給我而已垃圾川。

 
其實他也不想這樣常常跟著球隊東奔西跑的,但有時候比賽跟培訓甚至是打國際交流賽,就是好幾周不能回家,身為教練又不能任性地推辭掉這些應該負起的責任,幸好飛緒過去也是一路球員、選手、教練這樣上來,太明白這之中的難處,因此也不會因此苛責他什麼。只是偶爾在捕捉到飛緒眼中一閃而逝的寂寞時,他除了自責之外什麼也無法做。
他握著方向盤甩甩頭,回家是如此令人高興的事情,這種灰暗的想法還是趕緊丟掉吧,要心情愉快地踏進家門迎接妻女才是啊,他想著。

 
終於抵達了熟悉的大樓。他很快地停好車,踏著越趨輕快的步伐往電梯間走去;家是這樣一個能使人徹底放鬆的地方,真是再沒什麼能夠超越回家的感覺了。
電梯停在十樓,他快步走向再眼熟不過的家門,滿心歡喜地掏出鑰匙旋開門。
「爸、爸爸──」
甫進家門就能聽到寶貝女兒用朝氣滿滿的聲音喊著爸爸,普通人沒道理不高興,但作為父親的及川徹才踏進門可一丁點這方面的歡欣感受都沒有──他現在人才在玄關,兩歲女兒哪那麼精明能感應到他何時到家啊?很明顯這聲爸爸就不是對他叫的,這狀況換作任何人都不會覺得開心吧!?
他視線向下掃了掃,擺放整齊的幾雙女用鞋球鞋兒童鞋中多了雙他鞋櫃裡沒有、也完全不是他品味的男鞋,他一看就知道那是誰的所有物。
「──我回來了!」及川徹宣示般地以全室都聽得到的音量這麼說著,「還有,爸爸在這裡哦!」
一進客廳就看見好不和樂融融的情景,身型修長、黑長髮上挽的女子半跪在木製地板上,手上小心翼翼地攙著走路不穩的女孩,旁邊蹲著短髮削得俐落有型的男人,微笑著朝女孩半張雙臂──喂!這邊的才是妳爸啊!

 
「啊、歡迎回家。」飛緒。
「唷、混帳川,帶小鬼們的集訓和比賽怎麼樣啊?」岩泉。
「爸爸!」及川幸。
「很好!超好!簡直大贏特贏!」及川徹沒好氣地隨手放下行李,毫不客氣地擠到妻子和岩泉中間一把抱起女兒,嘴上繼續嚷嚷著,「為什麼小岩這麼自然就融入我們家啊?!怎麼可以拐朋友女兒!這樣對嗎?還有飛緒為什麼不阻止呢?!爸爸不能隨便對人亂喊啊!」
「呃、可是之前不是說岩泉學長是乾爸嗎……?」乾爸不也是爸爸嗎?她起身,秀麗的臉龐寫滿不解。
「可是剛剛小幸喊的是爸爸!我才是正牌的爸爸啊!」及川抱著幸,解釋得有些氣急敗壞。
「不懂你是在計較什麼,我家那兩個小鬼頭對著你這二爸喊爸我也沒在管。」岩泉一口氣稀鬆平常,轉蹲為站打算收拾離開,「飛緒也不太介意小幸喊遙媽媽,就你一個在那邊反應過激。」
 

「小岩跟飛緒怎麼這麼過分啊!?」及川欲哭無淚,轉向懷中的小女孩討拍,「小幸你看媽媽跟你乾爹都欺負爸爸──!」
然而,女孩年紀太小、不太明白在眼前上演的究竟是何戲,只是一邊咯咯笑、一邊亂玩父親抓得很潮的頭髮。

 
「哪、我去接遙他們了,先走。」岩泉對著正在整理及川的行李的飛緒說道。
「學長路上小心。」她抬頭,眨眨眼。
「哦。」岩泉擺擺手,示意對方不用送。

 
目送岩泉離開後,飛緒將視線轉回離家幾周有的丈夫身上;她手上抓著待洗的髒衣服,看著大自己兩歲、曾是自己景仰的學長、現在成為枕邊人的及川徹,抱著孩子莫名其妙地鬧彆扭。她覺得有點好笑、又有些無奈。

 
爸爸這種生物啊……




Fin......?




※一些很趕的設定(?)
小岩家是雙胞胎,他比及川早婚個三五年,所以照顧小孩超上手(一臉上手樣)(幹),太太是黑長直-.-因為岩泉一一臉「徵女友,以結婚為前提交往,黑長直,身高165-168」的樣子(幹#)他老婆是我-.-(幹崊鄒罵咖好)不久前才想到的名字,他老婆名字是遙,Iwaizumi Haruka,真是ㄍ好名字-.-(都給你講#)
小鬼頭們還沒想到底是一男一女還是兩男,但我都好給點意見(滾#)

及川家第一胎是女孩子,我不能再用薰這個名字了但我真的很喜歡,但後來還是決定用幸,及川幸,大概有幸福的意思ㄅ(ㄅ屁ㄅ),Oikawa Kou,感覺還可以(靠北逆)
及川跟飛緒都已經退役,飛緒目前留職停薪(?)在家顧小孩(簡單來說就是育嬰假),及川徹正在帶校隊當教練,年紀都是30↑差不多。

他們都是彼此的乾爸乾媽,大概是這種很匆促的設定。
被雷不要打我ㄎㄎ我就是ㄍ雷神-.-(幹#)

Mon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